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520笔趣阁 > 都市 > 叶落无痕/我心盈盈 > 第6章

叶落无痕/我心盈盈 第6章

作者:简暗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3-22 19:23:06 来源:本站

“是谁?”小北问。然后推了推我,“思盈,遇到这种情况,你就可以质问他,你有这个权利,别太老实了!”

肖侧头看着我,微笑,没有说话。

小北不耐烦地敲敲桌子,“快问呀!”

我脸一红,低着头咬嘴唇,我从来没有过问过他的事!

这时候肖靠近了我一些,我感觉到他的体温,顿时觉得安心,终于,我以很小的声音问,“谁找你?”

肖欢哈哈大笑起来,伸出手,搂着我。

“没什么!无聊的女人!”他说,然后给我夹菜到碗里。

“你说谁是无聊的女人!”可是意外的,一抹声音立刻回应了他的话。

我们四个人都往门边的屏风看,美丽的女人,任何时候都是那么美丽。

罗晴两手交叠,站在那里,妩媚地笑。

“我说你!”肖说,神色高傲。

我一见到罗晴就觉得尴尬,于是立刻推开了肖欢,本能地往一边挪开些。肖欢一愣,呆看着我。

“我怎么无聊了。见着老朋友打个招呼,你还爱理不理!”罗晴走过来,很自然地坐在我和肖的中间。

她点了只烟,看着他,“我很想你,什么时候再找我?”

这时小北站了起来,端起桌上的一杯酒就朝她泼,我看见她的烟熄灭了,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北,正要说话,小北先发彪了,“你她妈有病,坐在人家夫妻中间,公然勾引人家老公!”

罗晴丢下烟,擦了擦衣服,然后看着肖。

肖坐在那里,似笑非笑。什么也没说。

小北继续吼,“狐狸精,还不滚!”

罗晴没有理会小北,她就看着肖,“我是无聊的女人?”她问。

肖喝口酒,回道,“现在是了!”

罗晴站起来,又点只烟,吸了一口,“肖,我就赢过你一次,可你已经用了无数次胜利来还我。”说完,又看了看我,轻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小北将我拉到身后,凶狠地看着他们俩,一字一字地说,“你们真让我觉得恶心!”

肖无所谓地一笑,抬头看着我,“思盈,你先回车里等我!我很快就来。”

我点点头。

小北却把我拉住,“凭什么,思盈,我们就在这坐着,看他们怎样!”

我拽着小北,“求你了,走吧!”

小北狠狠瞪了罗晴一眼,才和我一起离开。

我坐在车里,降下茶色的车窗,看着大街上偶尔落下几片梧桐树叶。

“累了吗?”小北坐在一边,擦着我脸上的虚汗。

本来今天,我们四个人是说好一起到处玩一玩的,因为过了这段时间,梅先生就要把小北送到医院待产,而我,不知会在哪里。

“小北,这个,是我和肖一起给双胞胎选的,你拿着!”我从怀里拿出一个真丝绣囊,上面用金线绣满了腾云龙凤。小北接过去,打开看,里面是两个金身娃娃,身上都系着红肚兜,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好重!”小北拿着两个小娃娃说,“好重哦!要是肖欢三分钟内不出现,我就拿这俩娃娃上去照着他们脑袋一人砸个洞。”

我笑了,小北就是这么可爱。

不过好在肖欢很快就出来了,后面跟着罗晴,罗晴拉住他,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只烟叼着,肖笑了笑,伸手为她点着,罗晴叼着烟,看了看他,然后戴上墨眼镜,头也不回就走了。

肖欢拍拍衣服,朝我们走过来。

小北一见他过来就大叫,“你还是不是人,居然有脸叫老婆在外面等!”

肖就看着我,说,“累了吧,咱们回家!”

我点点头。

一路上,肖欢沉默了很长时间,我觉得他像是在等我开口问他,可我就是这么不争气,我不问。

车开上高速公路,飞快,周围的风景全都成了色彩的直线,我们像是一冲进另一个时空,只要闭上眼,这世界便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你还是不问吗?”

过了一会儿,肖关掉了车子里的音响,清淡忧伤的吉他演奏嘎然而止。我听到他问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听这话,心里就特别甜蜜,他这是希望我问吗?他曾经恨不得我是个哑巴,我闭着眼,嘴角忍不住笑开。

“嗤!看你这傻丫头!没点出息!”他一愣,但他是那么聪明,立刻就猜到我在想什么。他也笑了,他的笑声特别好听,带点磁性,即傲慢又高雅。我们就这样一起笑,笑一会儿,休息会儿,再想起来了,又笑。

我们家这条路经过湖边,九月的湖水特别美丽,尤其是黄昏时间,落日红光斑染一片,亮晶晶的。经过湖畔时,他把车子开得很慢,湖水折射的霞光落到车里,一道一道在我们身上晃动。

肖停下车,我们到湖边散步。

“你还笑!”他看着我。

他越说我越想笑,怎么就就忍不住呢!

我们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他就抱着我,抱着我一边看湖水,一边左右摇摆,他的脸贴在我的脸上,他吸气了好几次,然后说,“连这样的一句话都能让你开心,我以前都做了些什么?”

我们的脸上红红的,紧紧贴在一起,我喜欢他嘴里淡淡的烟草味和他衣服上清爽的香水味。

“思盈,这些年,我在外面的生活从不向你吐露,我不告诉你,你也不问,你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想懂。所以,我总是没有办法把心放在你的身上。我很渴望刺激,罗晴,或者其他的女人,美丽的,聪明的,带毒的,甚至天真活泼的,我和她们在一起,觉得很放松,那就是寻乐子,你明白吗?我真乐了!”

我们看着湖水。湖水还是那么灿烂。

“可是,我乐完了,就觉得空虚,我可以一天或者一个月去欣赏女人们的聪明和自以为是,也可以很配合地给她们施展魅力的空间,甚至被她们的魅力所征服,但那绝不是永远。我不会考虑去和其中任何一人结婚,不会考虑离开你……”

他搂紧了我。

“我曾经认为,爱情需要平等,能力的平等,智慧的平等,因为不能互相钦佩的爱情,无法坚持下去。就像我和罗晴,我们都那么自大,我们都自以为看穿了这个世界,我们玩弄彼此,甚至为彼此狡猾的手段喝彩,我们嘲笑世人,深深地迷恋着那种登峰造极的孤独。可是,思盈,你知不知道,我看着你,就后悔了,我后悔这愚蠢的坚持,我真的后悔了,你相信吗?”

我在他的怀里,摇摇头。

他叹口气,放开我一些,然后看着我,“思盈,我拥有一切独不拥有纯洁,我得到一切独将平静错过,我看着你,看着这样的你,真的后悔了!”他的话,说得很重。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我低下头,因为即使有霞光,我也也知道,我的脸有多么苍白消瘦。

他两手贴在我的脖子间滑动,没有强迫我抬头看他,他说,“我不想去管,什么是同情,什么是爱情,我只管,现在,我想对你好,恨不得把心挖出来对你好。”

我扑哧一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疑问,“肖,你实在是不适合说甜言蜜语,难道罗小姐没有笑过你!”

肖欢的脸有点红,他侧过头,“我是第一次说这种话!”然后看了看湖光,又笑了,回头对我说,“大学时代看书比较多,记得有句话我一直没有懂,不过现在懂了!”

“什么话!”我问。

“先说好,你不能笑。”他很严肃地说。

我重重地点头,可是,嘴角已经有点笑开。

“就是……”他正准备说,我就笑了,他一怒,“我说了别笑!是很深奥的一句话!”

“好,我不笑!”

他把额头贴上我的,轻轻吻了吻我的鼻子,说,“因爱而爱,是神;因被爱而爱,是人!”

我睁开眼睛,看到他春风般的微笑,他抱起我,“好了,我的神,让我这个凡人把你抱回家吧!”

这一天,我几乎因为笑得太多,而忘记时间。

只因他这廖廖数语,我就能忘了一切。

国庆休息周的最后一天,晚上七点,他包下了一个小酒吧,就在我们家小区附近,只请了几个比较好的朋友来玩,都是我熟悉的面孔,卢昀,刘锦还有杜远风,他们都带了女伴。

“嫂子!”卢昀的女朋友是个小女孩,看上去很纯真,她一进来,就一副很害羞的样子,忸怩地走到我身边,叫了我一声。我笑看着她。

“小北不能来,就让她们陪陪你!”肖给我拉了拉外套,然后瞧着卢昀几个人,霸道地说,“还不把东西拿出来!”

卢昀和刘锦笑了笑,都让女朋友拿出了礼物。一个,是只很漂亮的钻石蝴蝶胸针,一个,是条白色的古典蕾丝披肩。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收下,然后肖侧过身横挡着他们,亲手给我披上披肩,胸口亮钻的彩色光斑,正好落在了他的脸上,他很认真地别上胸针,然后抬头看着我,咫尺的距离,我们很自然地浅吻彼此。

“嫂子,这是我的心意,你收下!”待我们分开,杜远风便拿出了一个十分精美的长方型锦盒递给我,里面放着一把纯银小刀,我将之出鞘,嗖一声,在酒吧昏淡的灯光下,看到了刀刃两面所铭的字:苍茫半生,回头如故!

心里一阵紧,我抬头看着杜远风,意识飘忽地说,“谢谢!”

这时,肖皱起了眉,“杜!”声音里带着些许不悦。

杜远风笑了笑,说,“嫂子,你不喜欢吗?”

“你还说!”肖说着就真有点生气了,瞪着杜远风,“我早跟你打过招呼,别送些让她伤感的东西!”

我赶紧拽住肖,“不是的,我很喜欢,不要这样!”

肖回头,摸了摸我的脸,嘴里轻唤着我的名字,“思盈……”

这一天,不是节日,也不是纪念日,也不是我的生日,仅仅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在这个日子里,肖的好朋友都慎重地来见我,每个人送了我一份礼物,每个人真诚地叫了我一声嫂子。而我除了淡笑,就是回头望着肖欢。

最后,肖执起我的手,目光落在那枚越来越盈亮的结婚戒指上,很久都没有移开,我一惊,生怕他又将戒指给扔了,于是忙想抽回手,可他就是紧紧纂着,没有一丝松动。

“肖,不要!”

我低声乞求,我只知道,幸福并不是建立在对过去的抹杀之上,我虽可悲,但从不需要刻意而为的遗忘,也不想回避已经存在的事实。所以我不要他除下这枚曾经见证我们婚姻的戒指,我不要。

肖却一笑,伸出手,很认真地,在我的无名指上,戴上了另一枚戒指。那戒指上的钻石很小,但是很漂亮,娟秀,透着一股灵气。

他握着我的手贴在心口上,说,“程思盈小姐,你愿意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吗?”

我眼睛一红,不由转了转眼珠,逼回些酸楚的眼泪,我回,“老公,我愿意。”

然后他抱着我,我的手穿过他的背,绕上他的肩膀,紧紧地缠着他,无名指上,我戴着两枚戒指,熠熠生辉。

我知道,一切,重新开始。

我们回到家刚好是十二点,一进门,他就把所有的灯都打开了,屋子里到处是温暖的橙光,我坐到沙发上,有点累,抬头看他,他已经站在浴室里,热水器喷出的水,哗啦啦地响。没一会儿,他洗好了,仅在腰上围着条浴巾,我第一次在如此明亮的情况下见到这样的他,脸一红,赶紧找了一条毛巾给他擦干身体。肖的身体很精壮,他是个勤于健身的人,我们结婚以前,他就常在办公室里说,身体不好,还玩什么!

我一边给他擦,一边认真地说,“秋天到了,你这样会感冒的!”

他没动,只是低头看着我,然后悄声问,“到房里去,好不好?”

我一阵惊,手中的毛巾掉到了地上,没敢抬头看,他呵呵笑了起来,垂在腰上的大手轻轻一挑,解开了围在自己身上的浴巾。

我赶紧转过身,可是背上,立刻感觉到他胸膛的温热,他贴着我的耳朵问,“到房里去,好不好?”

我像着了魔,意识不受控制,呆呆地点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