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520笔趣阁 > 都市 > 浮生寄流年 > 第19章 浮生寄流年结局

浮生寄流年 第19章 浮生寄流年结局

作者:晴空蓝兮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3-22 19:21:49 来源:本站

吾爱。

南谨果然醒了,在第二天傍晚。

医生、护士立刻鱼贯而入,给她做着各种各样的详细检查。而她其实还没有彻底恢复意识,眼睛虽然睁开了,但看到的也总是白茫茫的一片光。

她很快就又筋疲力尽地重新睡过去,但是医生摘下口罩,长舒一口气宣布:“目前算是脱离危险了。”

“谢谢。”萧川站在病床边说。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医生诚惶诚恐地领着护士们悄声退出去。

稀薄的日光覆在窗沿,仿佛一层褪色的金片。太阳即将落山了。

病房里没有开灯,南谨安静地平躺在床上,脸色仍旧苍白得近乎透明。

只不过是一两天的时间,她似乎就消瘦了许多,穿着宽大的病号服,被浅粉色的被子盖着,整个人单薄脆弱得仿佛一碰就会消失掉。

萧川站在床边,垂下眼眸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才终于弯下腰握住她的手。

因为打着点滴,她的手冷得像是没有丝毫温度。纤细的手指安静地搭在他的掌心里,指尖细巧莹润,一动不动。

日光斜沉,他安静地坐在床边看着她。

他差一点儿就又失去了她。

没有人会知道他这两天是怎么过来的。

原来以为这世上早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会让他感到害怕了,可是就在林妙将刀刃刺向她身体的那一刻,前所未有的恐慌将他完全笼罩了。

下山的路上他始终抱着她,她在不停地失血,身体冷得像块冰。他的身体其实也是冷的,他在害怕,他害怕她会就此消失掉,怕她再一次从他的生命中消失掉。

他从来不信天意,不信鬼神,但这一次他竟会觉得,这是上天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五年前,他没能救下她;五年后,这将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这样多的想念,这样多的愧疚,这样多的怜惜和爱,他希望此生还会有漫长的时间去延续,去弥补。

而她如今终于醒了。

他也像是跟着终于活过来。

他这才有心思回想起在山上惊心动魄的那一刻。那个时候,他关注着她,可她却好像对周遭的一切都恍若未觉。明明正被挟持着,她却似乎根本不在乎。

在刀刃刺进身体的时候,她的脸上甚至带着某种轻松的、解脱般的表情。

她是真的觉得解脱了吗?

萧川握着她的手,手指不自觉地微微收紧。

因为差一点儿伤到心脏,之后又失血过多,南谨这次几乎元气大伤,醒来后又在ICU里住了十几天,才终于转到普通病房。

她这次受伤的事被隐瞒得很好,就连律所的同事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她私下问南喻,南喻说:“我替你去所里请了病假。姜律师他们问起来,我只说是需要做个手术,他们大概以为涉及女性**,所以没有详细打听。”

没有亲戚朋友前来探望,倒正好省了解释的麻烦。南谨在医院里安心养伤,南喻几乎每天都来看她一次。她已经好了很多,偶尔还能下床走动,于是告诉南喻:“不用经常跑来跑去了,有空的时候过来陪我说说话就行了。”

南喻一边削苹果一边点头:“那倒是。你这里什么都有,还有专业护工二十四小时照顾你,确实不怎么需要我。”

“说什么呢。你可别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啊。”南谨气得笑起来。

南喻却笑嘻嘻地继续说:“而且,你要是闷了,也不一定非要我陪着说话才行。萧川不是每天都会来看你吗?我看有他就够了。”

南谨却微微沉下脸:“越说越不像话了。”

萧川确实每天都会过来。起初她精力体力都不济,只能躺在床上让人伺候,他便会亲自喂东西给她吃。

她若不肯张嘴,他就将碗和调羹举放在她眼皮底下,两人沉默地拉锯着,直到她服软吃饭为止。

到后来,她也渐渐懒得抗拒了。他喂什么,她就吃什么。他说要陪她出去散步晒太阳,她就任由他将自己抱上轮椅,推着在楼下花园里闲逛。

护工私底下无比羡慕地说:“萧太太,萧先生对你真是细心体贴。你真是好福气哟!”

她在外人面前不想多做反驳和解释,干脆笑笑应付了事。

最近这段时间她总是这样,看起来既顺从又乖巧,不想说话的时候便只是微笑。

可是她的话却越来越少,仿佛陷在一种恹恹的状态中,更多的时间都在沉默。她沉默地看着萧川照顾自己,对于他所说所做的一切,她似乎都是默许的。

晚上吃了药,又看了一会儿书,南谨在十点之前就关灯睡觉了。她这段时间的生活变得极其有规律,萧川又准备了许多补品,让用人每天炖了送过来。

她这次虽然受了这么重的伤,但气色已经渐渐好转起来,体重似乎也没减多少。

大概睡到下半夜,南谨才听见门口传来极轻的响动。有人走了进来,那是她熟悉的脚步声,所以她继续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没动。

此时是凌晨,室外已经有些冷了。萧川脱掉外套,然后似乎是在靠墙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没有睁眼去看。她仍在装睡,不想在这个时候醒过来。

而他没有开灯,也没有靠近床边吵醒她,只是这样坐在漆黑幽静的房间里。

她知道,他就坐在那里,隔着不过数米之遥。可他自从进来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也似乎尽量不发出丝毫动静去吵她。如果不是方才那阵轻微的脚步声,她几乎以为根本没人进来过。

病房重新陷入长久的静默,静得好像真的只有她一个人。

南谨闭着眼睛,终于有些撑不住,再度沉入梦乡。

第二天医生过来查房,看过她的伤口和各项身体检查指标后,微笑着恭喜她:“南小姐,你的伤势复原得很好,接下来随时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只不过,回去后还是要静养一段时间,暂时避免剧烈动作,直到伤口痊愈。”

南谨在医院里住了这么久,早就迫不及待地想出院。她拿出手机,准备叫南喻过来替她办手续,正好这时余思承敲门进来。

最近他倒是很少露面,这次拎了一只保温桶放在床头柜上,说:“这是我找酒店大厨熬的,估计比你天天喝的那些大补汤要好喝多了。”

南谨不由得笑笑:“我觉得白开水都比大补汤好喝。”

她见余思承神色略带憔悴,人也瘦了一些,虽然仍旧陪着她说笑聊天,但脸上的笑容显然不像从前那样意气风发了。

其实她从术后清醒过来后,就知道林妙出了事。那天林妙刺伤她之后,纵身翻下围栏,直直跌落到山坳里去。她大概是真的不想活了,才会那样孤注一掷。

南谨说:“你来得正好,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去办出院手续?”

余思承问:“这么快就能出院了?”

“我已经住院很久了,恨不得立刻就回家去。”

“帮你办手续倒是没问题,只不过……”余思承犹豫了一下,“我看还是等他来了再说吧。”

南谨脸上的笑意稍稍浅下来,但还是点头“嗯”了一声。

萧川直到午饭时间才出现,一并带来了用人炖好的补品。

余思承早就走了,护工也识趣地退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下她和他两个人。

萧川将汤水从罐子中倒进碗里,南谨看着他的侧影,告诉他:“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

他的动作似乎顿了一下,才说:“好,我下午帮你办手续。”

他把汤碗端到她面前,南谨却摇摇头:“余思承刚才来过,带了东西给我吃。我现在不太饿。”

他没说什么,只是将小碗搁在床头柜上。

午后日光正好,窗外的天蓝得不可思议,连一丝云絮都没有。楼下就是花园,隐约有阵阵欢笑声顺着微风飘送过来。

南谨突然想起昨天半夜的事,正犹豫要不要问他,结果反倒是萧川先开口了。

他的声音平淡缓和,就像他此时看着她的眼神,也是那样的平静无波。他问:“你累了吗?”

她有些吃惊,似乎不太明白地回望他。

他深深地看着她:“你和我在一起,会不会觉得累?”

南谨的眼睫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她是累了,已经觉得精疲力竭,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看出来了。

她以为自己这段时间已经做得很好,甚至不会再像从前那样抗拒排斥他。他说的话,她都听,他要做的事,她都顺从。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知道她累了。

“你想听真话吗?”她闭了闭眼睛,低低地反问。

“说吧。”他的声音也很低。

可是,究竟该从何说起呢?

她看着他,隔着这样近的距离,她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如此肆无忌惮地看他了。

“……我觉得累,是真的很累很累。我用了太长的时间去爱你,可是又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去恨你。在你的身上,我感觉自己已经花掉了这一辈子的所有精力和力气。”她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像是喘不过气,不得不稍稍停下来,缓了缓才能继续低声说,“当林妙告诉我真相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本来应该觉得开心的,因为想要我命的人,其实不是你。而我那么爱你,终于可以不用再恨你了。我应该开心的,不是吗?可是当时,我竟然只是觉得累。

“林妙想要杀了我,我想,要杀就杀吧,或许只有死了才能轻松一些。后来你来了,我知道你是来救我的。看到你出现,我在那一瞬间就像是终于解脱了一样。五年的时间,你终于来救了我一次。如果换成五年前,我也许会伤心委屈地扑进你的怀里痛哭,我会想要你的保护和安慰。可是现在,因为我没有力气了,所以总想着,只要看到你来了就行了,至于我自己,或许死了才是最好的结局。

“萧川,我爱你,我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这辈子也不可能像这样再去爱另一个人。直到现在为止,我依然爱你,哪怕恨也好,不恨也好,都无法阻止我爱你。可是……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了。”说到最后,她的语气终于渐渐低凉下来,仿佛呓语般,清澈的眼底带着让人心碎的凄惶,“……我爱你,可是我真的没有力气再爱你了。”

她终于流下泪来。

秋日温暖的阳光落在床脚,而她坐在那里,哭得凄楚绝望。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感觉到有一双手臂朝自己伸过来。下一刻,她被拥入那个温暖的怀抱中。

他的身上有她熟悉的气息。他久久地抱住她,一动不动。最后,他的唇贴在她的头顶,轻轻地吻了吻她。

他什么都没有说。

在她说了那样长的一段话之后,他什么都没有再说。他只是抱着她,像抱着一块毕生爱惜的珍宝,他的唇吻着她的头发,一下又一下。

她的眼泪流得更凶了,仿佛过了很久才终于能够停下来。

她从他的怀中抬起头,眼睛中还有莹莹泪光。他伸出手指替她拭干眼角,幽深的瞳眸中倒映着她小小的影子。他长久地凝视她,最后才低声说:“我只希望你幸福。”

她的泪水再度汹涌而出。

这是她最熟悉贪恋的怀抱,是她此生用尽心力最爱的人。他的眉眼近在咫尺,在过去的无数个夜里无数次地出现在梦中。她曾以为不会再有这样一天了,可是如今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她和他却要分离了。

是真正的分离。

萧川不再说话,只是沉默地抱着她,任由她的眼泪沾湿自己胸前的衣襟。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哭了多久,又或许,她只是舍不得离开这个怀抱。

只有确定了分别,才会知道有多么难舍。

搁在床头柜上的那碗汤已经凉了,她却抬起头来说:“我饿了。”

萧川没说什么,只是将碗端起来,拿调羹喂她。

她一口口地喝着。其实味道并不好,因为加了许多药材,有股奇怪而又冲鼻的气味。她以前只肯勉强喝下两三口,然而这一次,她将整碗汤都喝完了。

“再睡一下。我等下去办出院手续。”萧川劝她。

她依言躺下来,一时却睡不着。

萧川说:“闭目养神也可以。”

于是她真的闭上眼睛。

她躺在那里,还是显得那样的单薄瘦弱。因为刚刚哭过,眼睛有些浮肿,脸色微微泛白。

他静静地看着她,就像昨天半夜一样。

昨天他在黑暗的沙发中坐了一整晚,就那样看着床上那道安静单薄的身影。她睡着后呼吸很轻很细,可是因为深夜的房间里太静谧,所以听得格外清晰。

当时他在黑暗中凝视着她,忽然就想起了那一天,她发着高烧,因为被梦魇缠住,伏在他的怀中不停地哭泣。

他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噩梦,但她哭得那样伤心。她被他抱在怀中,边哭边喃喃低语,大约是梦呓,因为声音很轻,轻得几乎辨认不出她在说什么。

可他最终还是听清了。

她是梦见了他。

她高烧得失去了意识,只是痉挛般地扣住他的手指,流着泪低喃。她一直在叫他的名字,她哭泣着说:“萧川……秦淮已经死了……你能不能放过我。”

她哭泣着说:“你怎么能这样狠心……”

她哭泣着说:“……萧川,我恨你。”

而他抱着她,陷入了迷茫。

就是在那一刻,他才终于知道,原来他的秦淮还活着,就在他的怀里。

可是她希望他能放过她。

她哭得那样伤心痛苦,只是希望他能放过她。

所以他跟她说:“我只希望你幸福。”

他是真的爱她,所以才会希望她幸福。如果离开他是一种解脱,那么他愿意让她离开。

什么都依她,只要她幸福。

出院手续办得很顺利。

南谨傍晚将东西收拾好,车子已经等在楼下。

萧川直接将她带回了家:“医生说你还需要静养,家里有用人照顾总会方便一点。等完全康复了,你再搬回自己家。”

她没什么异议。

萧川依旧很忙,即便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也未必能够经常见面。不过他每天都会在家里吃晚饭,即便晚上有应酬,也总是陪她吃完饭才出门。

谁都再没提及那个话题,仿佛医院的那次就是最后的长谈,结局已是心照不宣,需要等待的只是时间而已。

而且,其实这段时间并不太长。因为南谨在用人的悉心照料下,很快就痊愈了。

这期间杨子健打过一次电话给她。她不想撒谎,将真正情形说了。杨子健最后只是问:“身体好些了吗?”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你真的想清楚要和他分开?”

“嗯。”她停了停才说,“你是不是也快要回美国了?”

“下个礼拜。所以我想问你,考虑好了吗?”

“对不起,我的答案没有变。”她平静地说,“谢谢你。”

“好吧。”杨子健微微笑了笑,“努力到最后一刻,我也算是没有遗憾了。希望在我走之前,能有机会再约你吃餐饭。”

南谨也微笑:“应该会有机会。”

她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再也没有理由继续住在这里。

所以晚饭后,她叫住萧川。

她什么都没说,他却仿佛知道她想说什么。他点点头:“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

心中又没来由地一酸,她努力地笑笑,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止住眼里的泪意:“你也是。”

她看着他,问:“你晚上还要出去吗?”

他还是点头:“有个重要的饭局。”

“其实你不必特意回来和我吃饭。”

他终于笑了。其实他笑起来很好看,眉眼微微舒展,沉峻的眸中仿佛有极深亮的光华。

“如果可以,我希望每天都陪你吃饭。”他忽然伸手抱了抱她,嘴唇靠在她的耳边,似乎极轻地吻了一下才松手,“明天我送你回家。”

她连忙把头别过去,免得被他看见自己眼中涌起的泪水。而他似乎真的没有注意,很快就转身离开了。

门板极轻地被合上,南谨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呆立了一会儿,才走上楼。

她的东西早已经收拾好了,预约的计程车也会在十分钟后抵达。

南谨买了当天最晚的一班航班回江宁。飞机晚点一个小时,灯火辉煌的候机大厅里,只有寥寥几名乘客。非年非节,又都这样晚了,坐飞机去江宁的人本来就不会太多。

她挑了个靠近落地玻璃的位置坐下,脚边只放着一只手提行李箱。玻璃幕墙外,是开阔巨大的停机坪,漆黑的夜幕下,仍旧不时有飞机轰鸣着起飞和降落。夜航灯在半空上闪烁,像一颗颗孤零零的星星。

南谨望着深黑的夜空出了一会儿神,然后才将手袋打开来。手袋的隔层中放着证件和登机牌,她将手伸进去,摸了很久,终于找到那样东西。

乌沉的珠子圆润光滑,带着天然精致的纹理,屋顶满天星般的灯光落在上面,倒映出点点光彩。

这是曾经属于她的东西,后来又被萧川穿成了挂坠。在那次墓园遇袭之前,他大概都是贴身带着的。因为那次坠链断了,才被他收进卧室的抽屉里。

她从他的房子里离开时,擅自将它带走了。

他曾送给她许多礼物,却唯独只有这一件,是曾经被她戴过,同时也被他戴过的。

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东西。

登机广播在空旷的大厅里响起来,她站起身,在将珠子收回手袋的时候,才突然皱了皱眉。

圆润光滑的珠身上,竟然刻着什么东西。因为刻痕很浅,图样又极细小,很难被人发觉。

可是她记得以前这上面什么都没有。

广播正一遍遍地循环播放着,清脆悦耳的女声正提醒着每一位深夜候机的乘客。

南谨停下来,将小小的圆珠对着明亮的灯光。

在那上面,有两个很小的字。

她辨认了许久,才终于认出来。

吾爱。

我的爱。

萧川似乎从来没有对她说过爱字,没想到他却将它刻在了这上面。

玻璃幕墙外,是开阔巨大的停机坪。夜航灯孤零零地闪烁在无边无际的黑夜中。

候机厅里尽是行色疲惫的旅人,浮生漫漫,每个人在这繁华的世间匆忙奔走。

南谨拎起行李,将那两个字紧紧握在手心里,仿佛握着此生最爱惜珍贵的东西。仿佛握着的,是她的一生。

【right】(完)

【right】2016.1.3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