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520笔趣阁 > 都市 > 小米 > 第33章 番外 结局

小米 第33章 番外 结局

作者:以墨(上黑下土)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3-22 19:26:22 来源:本站

“你爸歪理最多。”

“乱说,这都是我们老师说的。”关启勋没个正经地反驳。

“”绝倒。

关贝玺上幼儿园后,“我们老师说的”似乎也变成了关启勋的口头禅,一旦有什么歪理出现,最终的源头都被归结为“我们老师”得教育。

后来的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老爷子怒了,拍案而起:“哪个老师,我要把他解职了!”

[番外五]_[命中劫]

莫慎人一直不信有“劫数”这样的说法,小米说这世上有“报应”,后来他觉得姜西就是他的报应,就是这辈子要应的劫,既然是劫,那这女人生来就是折磨他的。

他知道姜西喜欢自己,从他们懂事起就明白了,可是他一直拖着,一来他们确实还小,二来不想太早定下来。二十二岁那年小妮子开始接受其他男生的追求,让他不得不出手将她订了下来,当时看着姜西得逞的表情他就想,得,就她了吧。

他一直都不是一个好男人,说他犯贱也好,就是没玩够,也许和姜西定下来太早了,年少轻狂,不懂怎么去珍惜。

失去姜西很痛苦,灭顶的慌乱与无措。可是一次次的自我放逐后命运告诉他,为了你挚爱的家人,你必须站起来。他学着重新站起来,他展开双手去拥抱他的家人,告诉自己,从此以后保护家人不再为他伤心才是他最重要的事。

第一次见到夏絮是在小米的婚礼上,白白净净的小姑娘,肤白胜雪,唇红齿白,娇小甜美得不像话。海滩婚礼上,她穿着白色的雪纺连衣裙,海藻似的长发,耳畔是一朵大大的鲜花,笑靥如花,当时莫慎人就愣了好一会儿,那种感觉无关风月,只是觉得,这小姑娘,再大一些铁定是个祸害。

再见夏絮是在三个月后的聚会上,临时被爷爷召唤去,然后遇到了同样陪爷爷应酬的她,爷爷有意无意提到了她,那时他才知道,这小姑娘叫夏絮,出身书香世家,家中的长辈皆是各个学术领域的泰斗级人物。夏絮的名字让他想到了杭城纷飞的柳絮,这个女孩也确实美好地如江南山水画中走出来的童话。

然后,应着爷爷的要求,他和夏絮说上了第一句话。她才二十岁,比他小了整整十岁,可是这女孩子却不像时下只知时尚流行的漂亮女生,她竟意外得能与他说上话,经济、体育、政治,她都能聊,观点犀利但却不会给人强势的感觉,更多的时候她在附和他,含笑的眉眼,他竟有被崇拜的感觉。她很爱笑,很灿烂的笑,他喜欢看她笑。后来他想,最终栽在她手里,一定和她的笑有关,这个小姑娘,和他在一起时无时无刻都是快乐的,好似她的快乐只要有他在就变得很简单,说实在的,这点男人都很受用。

夏絮和姜西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女孩子,姜西身形高挑五官深刻立体,让人无法直视的艳丽和气势;夏絮不同,娇小甜美,眉目柔软温和,淡如一幅泼墨山水画。也许会注意到她也是因为她是和姜西完全不同的类型,下意识地想,这辈子有一个姜西就够了,她无可取代,可也不想再去回味。

不冷不热了一年多后,就那么在一起了。他当然不信夏絮从未听过他和姜西的那一段,但她很聪明,从来不问和姜西有关的任何事情。他讨厌争吵,所以每当他们想法有出入的时候他们会沟通,然后互相妥协——夏絮喜欢用这样的方式,他也喜欢,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过一辈子。夏絮很含蓄,可是有问题时她却很直接,他喜欢这样的直接,让他省了很多心思,有问题他们一起解决,这让他有一种携手的感觉。

夏絮从来不问他爱不爱她,其实他也怕她问,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她。爱吗?应该不爱,可是他很喜欢她,喜欢她的善解人意,喜欢她的笑,喜欢她的博学与谦逊……

啊,他还喜欢夏絮的眉目,又是和姜西完全不同的类型。姜西浓眉大眼,目光犀利坚定;夏絮的眼睛也很大,却意外的柔和,她的目光温柔,久久注视竟有淡淡化开模糊掉的错觉。老六说,温柔似水的女人才适合行事强悍的莫三,而姜西恰巧是与他太像了,同样的好强,同样习惯把事情藏在心里。

再次见姜西是在机场,其实并不算见到。他和夏絮的订婚宴,小米告诉他姜西要走了。走?他并不太明白小米这句话的意思,但还是丢夏絮和下满堂宾客追了出去。可是他却没有勇气出现在姜西面前,也许他们之间的伤害太深了,以至于他最终没能走出车厢。也许,如果他真的出现在她面前,说不定能留住她。

可是,够了。

真的够了,为了姜西自暴自弃过,母亲的眼泪,家人的心疼,也许他真能留下姜西,但他们势必面对更多的眼泪和反对,所以他再没勇气跨出那一步,他知道姜西也是。

她是抱着她的孩子上飞机的,她和叶哲的孩子。他把车子开进了停机坪,隔着乌黑的玻璃和夜幕,目送她乘坐的飞机就那么彻底离开了他的世界。

舍不得吗?当然,不然他不会任由泪水决堤。

还放不下吗?也许,但现实告诉他,该放下了。

生活和爱情不同,生活可以没有爱情,但爱情却势必离不开生活。如果今天他出生的家庭很平凡,或者他孑然一身,那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去争取姜西。可是他是莫家的孩子,不是他对生活失去了动力,而是他选择让自己和家人都轻松地活着。

有时候很羡慕小米,即使受过伤害经历过生离死别,但相较于他们这些兄长来说,她是被他们护在象牙塔里长大的。她没见识过现实的残酷,没经历过命运的无可奈何,她的前半生有莫家男人,她的后半生有莫家男人和关家男人,她的生命尘埃落定,现在开启的新的人生也将毫无悬念的顺风顺水过下去。可又想,他何尝不是在象牙塔里长大的,如果没有爷爷没有爸爸,他也不可能是现在的莫三少,于是失笑,人生总要有遗憾的吧,和姜西在一起要面对很多风浪,和夏絮在一起要失去姜西,他选择了后者,一种轻松的活法。

他自私吗?对姜西不公平吗?也许吧。

有时也不负责任地埋怨过姜西,为什么不肯再给他一次机会,如果她不好强,如果她肯退一步,那么他们之间将会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番局面。他大错特错过,于是姜西放弃了他;他苦苦纠缠过,她不假辞色地拒绝;他转身离开,她继续自己的人生。像慎和说的,他们那么像,连自私这一点也像到一块儿去了。偶尔还是会心疼,夜半突然惊醒,奢望着转头看到身边睡着的还是她,一切一切只是他发的一场噩梦。

生容易,活也容易,可生活却很难。他的生活不单单只有爱情,他有更多的事情要考虑,所以梦一场之后,只能愧对姜西了。

离开机场,开车漫无目的地在街上瞎晃了很久,突然惊醒,想起今天是自己订婚的大日子。温柔的未婚妻、喜上眉梢的家人,他竟全给忘记了。掉头飙回饭店,已人去楼空。

回到家经历了爷爷的怒气和妈妈的心疼无奈,无处可去,鬼使神差地去了夏絮家。时近半夜,她还没睡,开了门,依旧温柔,但眉目间却有说不尽的委屈,甚至她没质问一声今晚为什么那么走掉留她一人面对所有的尴尬,只是问他吃了没,然后转身去盛了一碗粥,端到他面前说:“是刚熬好的,你胃不好不能饿,趁热吃了吧。”

心头一热,俯身就抱住了这个女人,告诉她:“夏絮,我一定好好跟你过日子,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她有节奏地拍着他的背,像安慰孩子一样。

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多,她告诉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她也有。他笑着拍她的头,说了句:傻孩子。

她确实有自己的故事,后来他见到了这个“故事”,优秀到极致的男人,莫慎人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意气风发,不可一世,这样的人却注定错失一生挚爱。

她笑着和那个男人打招呼,清清淡淡,笑靥依旧。可那男人显然有瞬间的无措。至此他才开始认识这个要跟他过一辈子的女孩子——绵里藏针的姑娘,生生是个厉害的角色,见到狠狠伤害过她的旧时爱人没有一丝失态,反倒是挽着未婚夫的手幸福莫名,仿佛拥抱了全世界——这是对男人最大的惩罚,看着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全身心地去爱了另一个男人,对自己连一丝埋怨都不再有。

当然那天莫慎人乐意非常地配合了夏絮的小狡猾,那一刻他觉得,和这样蕙质兰心的女人过一辈,一定很幸福。

是的,幸福。

其实后来发现夏絮是很有心机和手段的女人,但他却丝毫不觉得厌恶,反而对她更喜爱了几分。她是很完美的女人,该温柔的时候温柔,该甚解人意的时候就善解人意,该使小性子的时候就撒娇任性一下,甚至他的家人包括小米在内都被她收得服服帖帖的,让他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她好到让他觉得她就是上天特意为他创造出来的女人!

和这样的女人过日子很惬意,虽然少了和姜西在一起时无时无刻的火花和心跳,但现在的日子让他觉得很舒服。

一对要一起过一辈子的男女,先是有热恋,也就是心跳,结婚后,热恋慢慢转化为牢不可破的友情,生了孩子,经年累月的相处,友情升级为亲情,当孩子们长大后离开了他们,亲情又变成了真正的感情,他们是伴儿,牵手过一辈子的伴儿,只有彼此会陪着彼此过一辈子,不离不弃,荣辱相伴。终于明白为何以前奶奶喜欢叫爷爷“老头子”,爷爷喜欢叫奶奶“老太婆”了,几十年后,他也想听夏絮叫他一声“老头子”,他也想叫夏絮一声“老太婆”。 老伴儿,很美丽的词。

莫慎人有时觉得很奇怪,和夏絮认识不太长的一段时间后他就确定了自己要和这个女人过一辈子,甚至和姜西这么多年他也没有这样强烈的认知,而往后他们在一起的每一秒、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在加深肯定他这样的想法。

有时会觉得一直温柔体贴的夏絮很无趣,可每当有这样的苗头时,夏絮总会突如其来做一件让他惊讶的事情,小小的狡猾,让他的心跳会失序好几下。于是乎证明了他第一次见到夏絮时的想法:这姑娘是个祸害。而现在和将来的几十年里,自己将是那个受害者。

很多年后小米打趣他:“三少,你这样的人渣怎么就遇上个夏絮这么好的姑娘?你瞧瞧我三嫂,进得厨房,入得厅堂,把你的家庭和生活打理得多好啊。”

恍然大悟,夏絮是那么那么用心在经营他们的婚姻和家庭。

儿子贝宇的出生彻底让莫慎人的心尘埃落定。小小的生命,柔软脆弱,却引发了莫慎人从未有过的柔情。看小米的贝玺出生时他也激动地快哭了,可是却和儿子出生时那种血脉传承的感动完全不同,看到护士把红红皱皱的儿子从产房里抱出来,莫慎人不争气地失声痛哭了,更是在见到昏睡的夏絮后握着她的手久久不愿放开。

可是偶尔,他还是会吃点小醋,因为自儿子出生后夏絮的注意力全部被莫贝宇吸引走了。他不止一次告诉老婆,自己才是那个要跟她过一辈子的人,可是妻却笑得温柔至极,回答,因为他是你的儿子啊,于是心再次化成了一滩春水。

命运何其善待他,赐给了他夏絮这样一个妻子。

儿子三岁生日那天,他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妻子了。

再次见到姜西,她回国述职。偌大的北京城,竟那么生生遇上了她,那一刻他的心狠狠疼了一下,酸涩居然差些冲破眼眶。还是爱她啊,这个女人!即使那么幸福地生活着,可还是忘不了她啊!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回神时自己已经站到她面前,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好吗,她对他笑了笑,说,我很好,转而专心倾听身畔儿子的童言稚语。

回到家,灯光温暖柔和,妻儿坐在起居室的地毯上玩得不亦乐乎,看着儿子的奶声奶气、妻子的吴侬软语,心虚和愧疚浮上心头,莫慎人暗骂自己混账。

姜西离开时,他又偷偷去送了她,车子停在同样的位置,他缓缓降下一些了乌黑的玻璃,窗外阳光明媚。他看着飞机起飞,冲破云霄。其实他不知道她坐在哪个位置,只知道她在上面,还知道,她仍是他最爱的女人,可最在乎的人却必须得换了,对姜西,爱、愧疚、不舍、遗憾,五味杂陈。

回到家,妻子正在做晚饭,清淡营养的膳食,一切都为了他的胃和健康。低叹了口气,上前从身后抱住妻子,她惊呼了一声,咯咯笑起,娇嗔了句:人家在做菜,小心烫到。

他头埋在她颈间,出口的话自己也吓了一跳,竟是孩子似的撒娇:“夏絮,我一定要比你早死,不然这世上没了你我一定活不下去。”

“好了好了,知道了,乖,去洗个澡,要吃饭了。”还是安慰孩子的口气,和哄莫贝宇没两样。莫慎人小小郁闷了下,似乎反了,明明自己比她大那么多。

女儿的出生是莫慎人这辈子最开心的事,这种喜悦超越了一切。夏絮和小米同一天生下了女儿,这是老莫家几十年来第一次有了俩女娃娃,乐坏了爷爷也乐坏了莫慎人,他终于不用再跟兄弟们抢妹妹了。他的女儿叫莫子妍,比关启勋的心肝宝贝关子瞳早出生了半分钟。而他也变成兄弟几个间唯一一个有了女儿的人,这个认知让他尾巴翘上了天。的5

女儿是爸爸上辈子最爱的那个情人,可是莫慎人却觉得,之所以那么爱女儿,这和女儿的妈妈也有很大的关系,今天换做别人给他生了个女儿,他一定不会像爱莫子妍那样爱得那么变态。

子妍妈妈偶尔会抱怨他太爱女儿了,就想曾经他抱怨夏絮太爱莫贝宇一样。有妻有女有儿,他似乎变成了世上最幸福的男人,而他深刻地知道,这样的幸福是这个叫夏絮的女人给他的,或者说,这个世上说不定只有夏絮能给他这样的幸福。

他还有遗憾,他想看到姜西幸福,不然他心里永远有一个疙瘩。

很多年后,小米告诉他,姜西要结婚了,对方是德国一位外交官。他问小米,姜西幸福吗?小米坚定地点了点头。那一刻莫慎人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心里最后一丝重量也像羽毛一样轻缓落地了。

“三少,轰轰烈烈的是爱情,细水长流也是爱情,夏絮是个好女人,你只有全心全意爱她才不算辜负她。”小米看着莫慎人如是说。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吗?看出他之前仍然放不下姜西?夏絮也看出来了?

回到家,儿子女儿被接到了莫家大宅,妻穿着一身白色连身裙,长发妩媚,眉目温情,一如他初次见到她,突然想起今天是他们结婚六周年纪念日。心头一热,上前狠狠抱住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我爱你。”他第一次跟她说爱。

“我知道。”她轻抚着他的肩,笑语嫣然,眼眶却慢慢红了。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