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520笔趣阁 > 都市 > 合家欢 > 第十章

合家欢 第十章

作者:岑凯伦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3-22 19:25:59 来源:本站

“这件事,经过情形很复杂,我以后再告诉你,后来,安娜到底去了哪儿,你一定知道的,你告诉我吧!”

“我本来想向安娜查问为什幺要离开家庭,可是,安娜一句话也不肯说,我也没有办法,后来,汽车驶出大马路,她就要我停车,她说要去找一个朋友,本来,我想送她前去,但是,她坚决不肯,我也没有办法,便在路上把她放下,我还以为她已经回家了呢!”

“原来你也不知道,真是空欢喜一场,我也无可奈何了,只有回去向大哥报告。”天恩十分失望:“伟烈,如果你遇到安娜,请告诉我们。”

“那当然,如果我见到安娜,我不单只会告诉你,而且我会把她拉回家里去,”潘伟烈立刻答应下来。

天恩自然很失望,他没有想到,伟烈竟然也不知道安娜的下落,本来有一线希望,现在,又破灭了,去哪儿找安娜呢?高家本来就欠缺生气,一向以来,都是安娜蹦蹦跳跳,才令高家热闹起来,如今,连安娜都走了,还有什幺可以热闹兴奋的呢?而且,高夫人又为了安娜而病倒,天恩也希望把安娜的消息带回家,好令高夫人心内有一点安慰,虽然,表面上,高夫人十分讨厌安娜,其实,她还是爱安娜的,所以,她会关心安娜的消息。

天恩回到家里,向天伦和天培报告。天伦皱了皱眉说:“她到底去了哪里?所有亲戚朋友,所有她的同学都找过了,可是,谁也没有见过她。”

“她很可能遇到意外,因为,潘伟烈遇见她的时候,她不是在路上晕倒吗?后来,她又一个人溜掉,她没有吃东西,又在怀孕,很容易会再次晕倒,如果没有人照应她,那幺,恐怕……恐怕她有生命危险。”

“你的意思是说,恐怕她会因此而死去是不是?”天恩说:“如果她死了,那幺,医院或者警署会通知妈妈,因为,她是属于高家的。”

“我看还是请私家侦探吧!因为,我们没有目的地找,到底也不是办法,也不知道哪一天才能找到。安娜身上只有一万一千元,很快就会用光,她没有钱,而且,又没有亲人照应她,她一个人,十分危险。”天培说。

“我实在不明白,安娜为什幺不回来找我们?就算她不敢回来,也可以给我们写封信,或者打电话到二哥的写字楼,她要钱用,也可以开句口,用不着自己躲起来,那只有苦了她自己,她真是太笨了。”

“安娜一向自尊心重,又爱面子,她大概不想依赖我们。而且,她或许已找到了佐治,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所以,她就不回来了。”这是天伦的见解。

“她找到了史佐治?”天恩弹了一下手指:“我想到一个方法了,史佐治的地址,妈妈知道的,只要我们找到史佐治,那幺,就一定可以找到安娜。”

“如果妈妈知道我们去找安娜,她可能会生气。”天伦说:“她又怎会把史佐治的地址给我们?不过,我们可以向天德打听,史佐治是天德的好朋友,他一定会知道史佐治的地址。”

“天德?自从安娜被逐出家门,他一直没有回来过,他在哪儿,我们也不知,又怎样问他?”

第二天,天伦又去找史佐治,可是,史佐治已经搬走了,于是,天伦的另一个希望又告幻灭,虽然,他和天恩、天培都想念安娜,可是,到此时候,他们也绝望了。

他们无缘看见安娜,而白莲却碰巧看见了她。这天,白莲下了班,她没有立刻回家,先去百货公司,买几件内衣,她刚买好,便看见安娜从童装部走过来,安娜穿著孕妇装,肚皮挺了起来,样子也成熟了。

最初,白莲还以为认错了人,因为,在白莲的印象中,安娜一向是个小妹妹,她不相信前面这个孕妇就是她,再说,她经常见到艾莉,可是,她就没有听艾莉说过安娜已经出嫁,不过,她的确很像安娜。因此,她走过去,对安娜叫了一声:“七小姐!”

安娜有点意外,她回过头去,看见白莲,她立刻感到难为情。因此,怀孕是她的秘密,而白莲过去又和高家有关,因此,她不愿意碰见白莲。

“七小姐,你来这儿买东西?买好没有?”

“已经买好了,你呢,也买东西?”安娜敷衍着。

“我刚下了班,来买几件内衣,七小姐有空吗?我请你吃下午茶,肯不肯赏脸?”白莲问。

“谢谢你,等会儿我还有事,改天吧!”安娜婉言谢绝了,她问:“你还在夜总会唱歌?”

“我已经不唱歌了,在一间商行做小职员,每天九时上班,五时下班。七小姐,我仍然住在以前的地方,你哪一天有空去看我,我请你饮茶。”

“好的,我一定会去拜会你。”安娜突然想起了说:“你的女儿,已经长大了不少,她很可爱,也比小时候美丽,你应该感到安慰,而且也可以放心。”

“我很放心,因为,我知道艾莉对她很好。”

“你怎会知道?最近你曾经到过高家?”

“我哪有胆量回高家,被高夫人知道,有会有气呕,不过,我和艾莉有来往,她每隔一段时间,会去看我一次,所以,运好的事情,我知道得很清楚。”

“啊!”安娜心里想,白莲既然和高家的人来往,更不可把自己的行踪让她知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于是,她找了一个借口,匆匆地走了!

白莲觉得安娜变了,以前,她是一个活泼的女孩,心直口快,想着就做,现在行为慌张,言词闪烁,好象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和以前判若两人。

因此,下一次看见艾莉,她就把遇见安娜的事,告诉了艾莉,她说:“想不到安娜那幺年轻,就出嫁了!”

“你怎会知道安娜已经出嫁?”艾莉感到奇怪。“我虽然不知道她哪一天出的嫁,不过,那天我见到她的时候,看见她穿了孕妇装,如果她还未出嫁,又怎会怀孕呢?难道她是未出嫁的妈妈?”

“你说对了,安娜正是一个未出嫁的妈妈,”艾莉兴奋地说:“这真是一种报应,奶奶生平最疼爱安娜,把她当成天上的月亮,而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丑事,你知道吗?安娜被一个混血儿骗了,有了孩子,可是混血儿根本不肯认帐,奶奶亲自去求他,还是没有用,因此,奶奶一气之下,就把安娜赶走了,虽然,奶奶嘴巴硬,可是心里痛,安娜一走,她就病倒了,真活该!”

“安娜还是个小孩子,心地也不算坏,她被人这样欺负,我也为她感到不安。”

“我也并非幸灾乐祸,本来,我对安娜也不错,她良心也真好的,可是,我就痛恨奶奶,白莲,你想一想她怎样对我,又怎样对你?”

“她年纪大了,原谅她吧!她把安娜赶出去,那混血儿又不肯要她,真不知道她如何过活?”

“天培几兄弟到处找她呀!你知道安娜现在的地址吗?”艾莉向白莲查问。

白莲自然十分同情安娜,但她也说不上安娜的住址。本来,艾莉也不憎恨安娜,不过,由于高夫人太偏心了,所以,她就痛恨高夫人,由此而幸灾乐祸,认为安娜这一次被人遗弃,完全是高夫人的报应。

“安娜最近的情形不会很坏,因为,她的衣饰也很光洁,而且她还买了许多婴儿用品,看样她是决心要把孩子养下来。”白莲告诉艾莉关于安娜的情况。

“天培几兄弟天天找她,就是不知道她在哪里。她离家之后,也没有去找过家里任何一个人,那天你看见安娜,你有没有问她住在什幺地方?”

“我根本没有机会问她,因为,她有意要避开我。本来,我想请她饮下午茶,她又说要赶时间不肯去。”白莲说:“她的行动很神秘,好象怕我知道她的一切似的,当时如果我知道她被高夫人赶出来,我一定会跟踪她回家,看看她现在的生活过得怎样?”

“真想不到,她本来是家中的宠儿,结果却得到这样的下场。”艾莉说:“我虽然不迷信,也不能不相信命运。”

“我也相信命运,我命中注定要一生孤独,没有资格享受家庭温暖。本来,我和天培相爱很深,彼此还为对方自杀殉情,结果,我仍然不容于他的家庭,而且天培还把我当作仇人。后来遇到何利文,以为可以有一个好归宿,但是,结果他的太太又及时赶到。”

“天培痛恨你,还不是张宝珠的奸计。张宝珠这个人真坏,她把你赶出去,又要来打倒我,我知道,她是想成为高家的女主人,等奶奶死了,她就可以专权。”

“她命运好,天伦怕她,夫人宠她,而且,她一人高家之门,就养下了儿子,如果她也像我一样,养下一个女儿,她也不会有今天的日子。”

提起养孩子,就不由得艾莉一阵伤感,医生已经看过了,每一个都说她一切正常,可以怀孕,但是,她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怀孩子的任何迹象,这令她十分难过。

而且,高夫人对她越来越不好,经常挑剔她,本来,天培对她已没有爱的基础,再加上张宝珠的挑拨离间,高夫人不断说坏话,天培对她也冷淡许多。

艾莉想着,她说:“早知有今日,我就不应该嫁给天培。婚姻是要以爱情为基础的,虽然,我很爱天培,但是,天培并不爱我,我们虽则成了夫妇,可是,由于基础薄弱,我发觉他对我越来越冷淡。”

“天培并不是坏人,不过,他比较容易受人摆布,他未必对你不好,只是,听多了别人的闲话,他听信了,对你的感情自然会有影响,如果你能够令他答应你离开大家庭,在外面组织一个小家庭,那幺,你们一定会过得很快乐。”白莲分析着说。

“我何尝又不想搬出去,省得天天受张宝珠和奶奶的气。我在家里,根本没有发言权,好象是一个多余的人,这样的日子,我也过得不耐烦了。”艾莉叹气说:“可是,我有什幺办法令天培离开大家庭,他又怎会舍得离开他亲爱的母亲?”

“忍耐一点吧!艾莉,希望你养下一个孩子,那幺,她们都会对你好。只要她们对你好,不在天培面前搬弄是非,那幺,天培也会对你好,你看,天伦不是对张宝珠很好吗?他本来也不爱张宝珠呀!是夫人逼他和张宝珠结婚的,他原来有一个爱人,因为夫人嫌她穷,不准他们来往,后来,听说那位小姐去做修女了。唉!封建的那一套真害人,想不到,在现代社会还这样。”

“有钱人喜欢怎样就怎样,奶奶在外面不是顶进步,顶新潮吗?她是妇女界领袖,天天喊男女平等,女人地位要提高,可是,她怎样看待我们?简直不当我们是人,只当我们是机器,是为高家养儿育女的机器!”

白莲突然想起了说:“你要生孩子,我倒想起一件事情。我的写字楼,有一个女同事,她结婚十年了仍然没有孩子。她的丈夫,是个很喜欢孩子的人,天天吵着要孩子。我的女同事怕他因为渴望有孩子,在外面恋上别的女人,因此,她到处去找医生,所有的妇产科医生都看过了,可是,仍然没有结果。一直拖了一年,我的女同事心急死了。后来有人介绍她去见一个德国医生。这个德国医生本领真大,看过一次,给她施了一次小小的手术,两个月后,她就怀孕了。前几个月,她养了一个男孩子,开心得简直不得了!”

“真的有这样有本领的医生?”艾莉半信半疑。

“很多人去找过他,都可以如愿,除非她真的没有生育能力,或者男方不能生育。可是,天培是健康的,你也怀过孕,证明你们两个都没有多大问题,既然这样,这个德国医生一定可以替你解决困难。”

“我去试试看也好,其实,就算他并非真有本领,检查一下也没有关系,这对我是没有影响的,只是不知道那位德国医生在哪儿?”

“如果你想去找他,明天我回写字楼,问我的同事。她养了一个儿子,开心得不得了,同时对那位德国医生感激得几乎把他当作再生父母,她一定乐意为你介绍那位医生的,明天,你打电话给我吧!”

“谢谢你,白莲,你人真好,一点不自私。换了别人,就不会这样热心,还会巴不得我永远不能生育呢!因为,只有我永远不会生孩子,运好才会永远受父母专宠。”艾莉由衷地说:“不过,你可以放心,就算我将来可以养十个孩子,我一样会厚待运好,这并不是表示我是个好后母,只是为了报答你!”

“用不着说报答,人是有良心的,你待我好,我也应该待你好,不应该为了自己的利益,就损害别人。我知道,你会对运好厚待,我一点也不担心。”

“一切拜托你了,我也应该回去,因为奶奶的身体还没有好。这几天,她也没有上班,如果我出外太久,她又会说我没有良心,她病了,也不侍候。”

“老人家有病,多花点时间照顾她吧!”白莲说:“其实,夫人也不是坏人,只是,她也像天培一样,喜欢听人家说闲话,而且,她又太看重孙儿。”

艾莉回到家里,听见高家之内,正有吵闹的声音。

自从安娜被逐出门,除了宝珠和艾莉勾心斗角,表面上,高家一切平静,更由于高夫人有病,因此,家里尤其要保持安静,今天突然吵起来,艾莉感到奇怪。

艾莉走进去一看,原来是失踪两个月的天德已经回来。他正跪在地上,而高夫人手上拿了一条鞭,她一面骂天德,一面用皮鞭抽向天德的身上。

由于安娜的事,东窗事发,天德知道高夫人一定不会放过他,因此,他出外暂避。他曾向史佐治要了两千元,他拿着这两千元,就在外面花天酒地。本来,换了别人,可能已经安分守己,而且,两千元还可以维持一段时间,但是天德贪吃贪玩,两千元一转眼就花光了。

这些日子,他欠了别人许多钱,钱花光了,他还是不敢回来,继续在外面流浪。

后来,不仅债主临门,而且房屋的主人,也不肯再收留他,他没有办法,只好回家。

他回到家里,立刻被高夫人绑了起来,她审问天德关于史佐治的事,天德自知理亏,也没有话说,只有任由高夫人鞭打。

高夫人因为近来身体不好,气力不够,她渐渐有点喘气。天恩看见她这样子,连忙劝住她说:“妈,事情已经过去了,你打他,也没有办法把事情挽救过来,就放过他这一次吧!”

“放过他?”高夫人流下眼泪:“他这个人怎幺可以原谅?他把自己的妹妹害得流浪街头,害得她要做未出嫁的妈妈,他简直不是人,我不能够原谅他!”

天德真担心高夫人会把他赶走,如果他在外能够生活,那幺,他是绝对不会回来的,他硬着头皮回来,是因为他实在不能在外面立足,要是高夫人把他赶走,那幺,他一定会在外面流浪,变成乞丐。

天恩顾念兄弟之情,他也不想天德被逐出家门。安娜走了,安妮嫁了,安琪私奔,如果天德再被赶出去,一个大好家庭就只剩下他们兄弟三人。

所以,他立刻为天德说情,他说:“妈妈,天德有什幺不对,你可以打他,罚他,可是,千万不要赶他走,他毕竟是我们的弟弟,是高家的后代,一定不能让他流落在外面。我们找七妹,已经找得好苦,如果你再把天德赶走,那幺,我们几兄弟也没有乐趣。”

天德十分感激天恩,因为,正如天恩所说,他宁愿被母亲打个半死,也不肯在外面流浪,因为,他在家中住得舒服,吃得好,穿得好,一向享受惯了,要他在外面受苦,他宁愿死掉。

只有一个人,是巴不得高夫人把天德赶出去的,那个人,就是贪得无厌的张宝珠。要是高夫人把天德赶走,就可以少一个人分家财,一份大大的家产,由他们三兄弟平分,那该有多好,如果天培和天恩意外死掉,那就更好,她可以把高家的家产独占。

不过,她又开不了口,因为,天德毕竟是高家的小主人,而她,只不过是媳妇罢了!高家本身的事,不容许她插嘴,而且,如果,她当众叫高夫人把天德赶走,天恩必然会大起反感,天培会恨她,就算天伦,也会对她产生反感,因此,她只有心内着急,一句话也不敢说。

艾莉是无所谓的,多少人争家产,她也无所谓,事实上,她在高家,并不受欢迎,而且也没有发言权,因此,她只有看事态发展,什幺想法也没有。

高夫人到底还念骨肉亲情,而且,赶走了安娜,她已经十分痛苦,她不想再赶走天德。虽然,她并不喜欢天德,但是,他毕竟是儿子呀!况且,他又没有做什幺大逆不道的事,也没有影响高家的声誉。

因此,高夫人挥了挥手说:“我不管他,不过,这一个月的零用钱,他没有资格领取,而且,他一个月之内,也不准出外,天恩,你去处理他吧!我不想再见他了!”

天恩很开心,很高兴,因为,他总算把弟弟留下来,宝珠就不快乐了,她还有点恨天恩。

高夫人回到房间去,天恩也带天德回房,张宝珠低哼一声说:“真莫名其妙,天德和安娜蛇鼠一巢,奶奶把安娜赶走,却把天德留下,真偏心!”

“你既然不服气,为什幺刚才你不叫奶奶把六少爷赶走?你在高家,一向掌大权,奶奶又听惯你的话,只要你一开口,奶奶一定会听你的!”艾莉知道她居心不良,故意气她说。

“哎唷,二少奶,我又没有开罪你,你怎幺烧到我的身上来了?我有什幺理由叫奶奶赶六少爷走?我又不是和六少爷有仇。而且,我也不是坏了心肠,想把六少爷赶走,好霸占人家的家产。”张宝珠立刻反攻,而且,还把她心里想的,全往人家身上推:“你不喜欢六少爷,你自己为什幺不说,却要推我去做坏人?”

“喂!你说话小心一点,我怎会不喜欢六少爷,刚才是你自己说奶奶不赶六少爷走,是奶奶不对。”

“我什幺时候说过奶奶不对?你自己背后说奶奶坏话,还想来害我,你,我拉你去见奶奶,让奶奶来评一评道理。”张宝珠发蛮了。

张宝珠要拉艾莉去见高夫人,艾莉自然不会去,因为,如果她去见高夫人,无论她对不对,结果,高夫人一样会偏向宝珠,她不想惹更多的麻烦,她避开一边道:“我什幺时候说过奶奶的闲话,你信口雌黄冤枉人。”

“我早就知道你没有胆量去见奶奶了,因为,你自己心里虚,你怕见奶奶。”宝珠哼了一声,如果她有气力,一定要把艾莉拖去见高夫人,乘机告她一状。

艾莉连忙回到自己的房间,并且把房门关上,她避免张宝珠再来找她的麻烦,因为,她知道张宝珠每分钟都想打击她,她一定要尽量小心,不可中计。

艾莉回到房间,运好还在睡午觉。艾莉本来想逗她玩,散散心的。可是,她仍然未醒,艾莉就不敢吵她。艾莉一个人独自无聊,她不由得想起心事。

她在想,未结婚之前,她在家里本来也过得很快乐,可是,现在出嫁了,反而一点幸福也没有。最大的原因,是张宝珠处处跟她为难,又爱挑拨是非,再加上自己没有本事,不能生养。因此,家姑不喜欢她,把她当作眼中钉。而天培,对她也一天比一天冷淡,过去天培对她已不算很好,因为,天培从未爱过她,可是还把她当做一个妻子。不知道是不是张宝珠在他的面前挑拨离间,近来天培常常夜归,而且又不大跟她说话。

她一直爱慕天培,希望嫁他为妻,现在,她已经是天培的太太,可是,她快乐吗,幸福吗?艾莉不是笨人,她也知道,天培爱的始终是白莲。

半夜,天培熟睡了,有时候,他会在梦中呼唤白莲的名字。如果他不想念白莲,又怎会呼唤她的名字?

当然,她也知道,白莲非常爱天培。既然两个人都深深相爱,为什幺不让他们在一起?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艾莉十分后悔,不该和天培结婚,这对任何一方面都没有好处。

艾莉正在想得入迷,突然,有人开亮电灯,天培走了进来。天培的面色不大对劲,他沉声说:“天都黑了,为什幺不开灯?房间黑麻麻的,你在做些什幺?”

“天培,你怎幺这样早就回来了?”艾莉跳起身来,她看一看手表,现在才只不过七点半钟。最近这几天,天培都没有回家吃饭,要等到午夜才回来。艾莉迎上去说:“刚才我正在想心事,因此忘了开灯。”

“又想心事,想什幺心事?我明白了,一定又在想大嫂,其实,你何必跟她吵架?大家伤和气?”

“我想心事跟她有什幺关系,我什幺时候和她吵过架?其实,是她骂我,我怕麻烦,所以躲回房间来。我对她已经够退让了,难道还认为我不够吗?”

“你们做女人的,喜欢说自己好,总有一套理由。其实,不管是谁对谁不对,她是大嫂,你应该让她几分,你又何必和她吵呢!”天培说:“你和她吵了,她不开心,妈妈也不开心,那又何必?而且,她有了身孕,不能动气,你就让她几分吧!”

“天培,你到底是我的丈夫,还是张宝珠的丈夫?你为什幺联合别人来欺负我?”艾莉气得哭了起来:“她有了孩子,就可以把我打死了吗?”

“你哭什幺呢?我也只不过劝劝你,大家同是一家人,不应该勾心斗角,应该互相体贴才是,如果你们过不去,我也没有颜面见大哥。再说,你常常骂她,侮辱她,也是不对,你没有听过长嫂为母?”

“好一个长嫂为母,凭你这一句话,我就应该要死在她的手上了,她骂我,欺负我,你反过来说我不是,你真的没有长眼睛。”

“艾莉,你近来为什幺脾气这样坏?我又没有开罪你,你为什幺连我也骂呢?”天培十分不满,“我只不过劝劝你,你不喜欢,可以不听!”

高夫人毕竟是个有魄力的人,天德回来后不久,她的身体也康复了,于是,她又继续上班工作。

安妮常常抱着她的胖儿子回来,一方面,是想令高夫人开心,因为,高夫人很喜欢这个小胖孙儿。另一方面,安妮也想打听一下安娜的消息,虽然,过去她和安娜,并非特别要好,不过,安娜毕竟是她的妹妹,她自然关心她。同时,她也了解高夫人的心,表面上,高夫人并不挂念安娜,其实,她心里是挂念的,只不过她的自尊心强,有话不肯说出口,所以,她把心事隐藏起来罢了!

过去,安妮未结婚之前,身体一向很坏,可是,自从她养了这个白胖的儿子,她的身体突然变好了。一方面,她心情愉快,如愿以偿,另一方面,本来她的家姑已算待她不错,她产下了儿子,更加把她当天上的宝,一天到晚,给她炖这炖那,她喜欢什幺,就给她什幺,家中连小姑小叔,也要听她的话。

幸而安妮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她不会像宝珠那样,利用自己的地位,去压制别人,自己专权。她对小姑小叔,仍然很友善,因此,一家几口,生活得很融洽。不用说,大家更加把她宠得不得了,对她更言听计从。

一个人心境好了,身体自然会好,安妮也在这个条件之下,身体一天比一天强壮。

张宝珠很妒忌她,不过,由于她和安妮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家庭,因此,对她来说,没有利益上的影响。第一,安妮不会跟她争家产,第二安妮不会和她争权。

不过,她仍然妒忌安妮有一个这样可爱的儿子,总之,只要有人比她好,她就会受不了。

比如艾莉,她是张宝珠的好友,可是,为了争取夺利,宝珠连好朋友也要打垮,她不单只和艾莉吵架,而且,她还在高夫人的面前搬弄是非,又叫高夫人在天培面前,说艾莉如何如何不好。

天培是个孝顺儿子,再加上他从未爱过文莉,他和艾莉结婚,完全是顺从高夫人,同时也是为了向白莲报复。没有基础的爱情,自然是站不住脚的,因此之故,他对艾莉的感情一日比一日冷淡。

有时候,天培也会回忆起过去的日子,他和白莲,也过了许多欢乐的日子。他是爱白莲的。可惜,他认为白莲背夫别恋,因此,天培对白莲,便由爱而生恨。

以前,他专心爱白莲,虽然为了多赚点钱,他常常出外应酬,不过他从不花天酒地,可是,和艾莉结婚之后,他认为自己不必负情感上的责任,因此,有时候,他会和一些交际花之类的女人来往。

如果天培未结婚,高夫人是绝对不赞成天培这样做的。因为,如果儿子一不小心,惹上麻烦,那幺,就会影响她的名誉。可是,天培已成家立室,有收入,有工作能力,他去玩女人,高夫人绝不会禁止。

而且,高夫人一向守旧,认为男人有三妻四妾,那是十分平常之事,不值得介意。又何况,艾莉完全没有生育,因此,高夫人更希望天培多娶一个妻子,可以为她生男育女,添孙添丁,因此,虽然她已明知天培近日喜欢跳舞喝酒,她也从不过问。

张宝珠知道这件事,自然十分高兴,因为,她认为可以趁机打击艾莉了。当然,文莉对于丈夫在外面的行动,是不大清楚的。因为,近来天培很少和她说话。

张宝珠知道艾莉不了解,她偏要文莉知道,她要气死艾莉。因此,她找着了一个合适的机会,竟然和艾莉说起心事来。

“唉!男人真是靠不住,好好的一个人,有时也会换了样,这种男人,实在可怕。”宝珠说道。

“为什幺叹气?”艾莉故意这样说:“是不是大少爷近日在外面不规矩,让你查到了?”

“我们的大少爷,才没有这份胆量,他在外面玩女人,不怕我要他的命。”宝珠轻轻松松地说着:“我们的天伦是个老实人,他是不会做坏事的,而且,我们一向夫妻恩爱,我又为他养下了儿子,他还有什幺不满意?”

“依你这样说,是另有别人了,那到底是谁?”艾莉并没有兴趣听这些事情,不过,她倒想听一听,宝珠又在说谁的是非:“是不是四姑爷在外面搞女人?”

“也不是四姑爷,四姑爷对四小姐,宠爱得不得了,而且,是他追求四小姐的,又不是四小姐用计逼他结婚,有良好爱情做基础,丈夫是不容易变心的。”

“说来说去,你还没有说到主题,到底是哪一个变了心,如果我不认识的,我也不想听了!”艾莉不耐烦起来。

“这个人,不单只你认识,而且还和你最亲近,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怕你听了,会受不了刺激,所以,我还是不说好。”宝珠看了艾莉一眼,吃吃地笑。

艾莉并不是傻子,宝珠的话,她怎会听不懂?她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问:“你别转弯抹角,到底是不是说天培在外面有了女人?”

“总算你聪明。”宝珠说:“天培在外面,和一个交际花很要好,至于好到什幺程度,就没有人知道了。不过,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天培和一个交际花要好,不会吧,天培不是这种人。”艾莉当然不会轻信,因为,张宝珠一向说话不真实,只有百分之三十是准确的,其余是她个人加盐加醋,故意把事情扩大,挑拨离间。

“他本来不是这种人,以前,白莲没有走,他的确是个好丈夫。对白莲,也好得不得了。不过,近来他的确变了。那个交际花,我们许多亲友都见过,我虽然没有机会见到,可是,天伦是见过的,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总相信天伦,因为他是老实人。”

“大少爷的话,我不会不相信,别人的话,我倒是不会听。不过,天培和女人在一起,并不见得就是要好,天培是个生意人,难免出外应酬,也难免和女人接触,如果和女人一起坐坐,也算是不规矩,那幺,天底下每一双男女都是情侣了!”

“我好心好意想提醒你,你既然不愿听,我也没有办法了。”宝珠说:“不过,我们大家都是女人,我不忍心你被丈夫-弃。你想一想,如果天培在外面有了女人,而那个女人,只是和天培好,那还简单。如果他们有了孩子,而你自己,又不能生育,那幺,你岂不是要吃亏吗?所以,你应该早打定主意。”

“谁说我不能生育?我见过所有的医生,他们都说我很正常。只不过,我暂时没有孩子罢了?”艾莉气得几乎想哭,她说:“如果天培在外面搞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我要告诉奶奶,让她评评理!”

“奶奶?你以为奶奶不知道这件事?那你就错了,奶奶早就知道啦!可是奶奶向来不管这些事。她说,男人三妻四妾很平常,而且,她一向喜欢抱孙,如果天培外面的女人有了孩子,奶奶还要立刻把她接回家里来呢!能养一个儿子就更妙了!”

“我不相信你的话,你是故意要令我伤心,你想破坏我和天培的夫妻感情,过去,你也是这样拆散天培和白莲的,只不过上次是白莲,这一次换了我吧!”艾莉又伤心,又忿恨。

“真好笑!我又没有叫你和天培离婚,我只不过提醒你罢了!你不喜欢,可以不听,没有人会勉强你。”宝珠低哼一声:“你这种人,活该让丈夫-弃你!”

“你当然希望我丈夫-弃我,你的心地怎样,我难道不知道,你是个最恶毒的人。”艾莉心烦起来,再加上新愁旧恨,她把宝珠骂了一顿。

“嘿!你这个人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我一心一意为你好,想提醒你预防,想不到,你竟然责怪到我的身上来,又不是我叫你的丈夫去寻花问柳,又不是我叫你的丈夫变心,你为什幺要忿恨我?”宝珠不服气地嚷着。

“你会拿出好心?只要你不伤害我的心,已经够好了,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想打击我,想在高家专权。”艾莉索性放胆和宝珠吵一次,大不了离开高家:“现在天培出外搞女人,你当然高兴。因为,我快要被丈夫遗弃了,不过你也先别高兴,万一天培在外面养了儿子,那幺,第一个受影响的当然是我,第二个恐怕是你!”

“我会受什幺影响?天培又不是我的丈夫,他喜欢跟谁养孩子,跟我有什幺关系?”宝珠哼了一声。

“当然对你有影响,你一直希望,整个高家,只有你一个人能养儿子,这样,你就可以独占家产了,万一天培在外面与女人养了儿子,那幺,岂不是有人和你争家产吗?那对你有什幺好处。”

“依你说,我应该和你合作,帮助你,使天培不要变心,永远做你裙下之臣是不是?”宝珠说:“想不到,你很会掌握人心,不过你也把我看得太卑鄙了,为了自己得到家产,就希望人家没有儿子?”

宝珠并非真的这样大方,其实,艾莉的话,她是听进耳朵里的,不过,她也有一套想法,她知道天培只不过在外面闹闹花酒,和美丽的女人来往来往,可是,他是不会和人家养孩子,甚至金屋藏娇的,因此,她十分有把握,才会说得那样理直气壮。

“我用不着你跟我合作,也用不着你给我帮忙,一切都不需要,总之,我的事情,你不必问,我自己自然会处理,你可以省一点力气。”

“不管就不管,谁喜欢管你的事,将来你做了大老婆,有小妾侍茶,又有人代替你养儿子,我才替你开心呢!”

艾莉几乎被她气死,不过,她也再不想和宝珠斗嘴,她回到房间,越想越气,她哭了一场,然后打电话给白莲,约她下了班饮下午茶。

白莲是不会推却的,因为,她对朋友,一向很真诚,能够帮助人,她一定不会袖手旁观,所以,她立刻答应了,并且还告诉文莉,她查到德国医生的地址了。

艾莉心里想,只想找个人谈谈,本来,她可以回家诉苦,可是,她的母亲,并不像张宝珠的母亲,她一向不大理事,所以,她就算回家哭一整天也没有用。而且她还有嫂嫂,虽然那些嫂嫂并非坏人,可是,对艾莉不大关心。文莉已出嫁了,如果再回家去,那幺,面子上也过不去的。所以,她很少回家向家人诉苦。

唯一可以倾谈和吐露心事的人,就是白莲。白莲不会挖苦她,也不会说一些讽刺的话。白莲是个好人,她对别人总是十分的忍让。因此,艾莉很喜欢她。

白莲一看见艾莉,便对文莉说:“艾莉,我已经查到那个德国医生的地址了,他就住在香港的中山道,诊所一共有两个,你喜欢去哪一间……”

“白莲,你先别对我说这些,我有一件事情,要立刻告诉你的。”艾莉已经没有心情理会自己的生育问题,因为,如果没有丈夫,有儿女也没有用处。

“那你快说吧!我见你脸色不大好,是不是又在家里受了气?”白莲体贴地问道。

“那还用说吗?”艾莉眼睛一红,她说:“宝珠欺负我,那是不用说的了,现在,连天培也欺负我。”

“天培也欺负你,他为什幺欺负你?夫妻之间,难免会闹点意见,你也不必太介意,吵过了,就算了啦!”

“谁跟他吵,上一次,他为了宝珠骂我,我也算了,现在,他竟然在外面玩女人,他爱上一个交际花,他快要-弃我了!”

白莲无法相信艾莉的话,因为,虽然天培也有缺点,耳根软,喜欢听人家说闲话,同时,又任由母亲摆布,不过,他仍然不失为一个重情感的人,他又怎会-弃艾莉呢!因此,她摇一摇头说:“艾莉,你也未免太多疑了,或许,近来天培对你冷淡些,不过,这并不证明他变了心。而且,我也不相信天培会和那些坏女人在一起,他一向是个爱家的人,他不会做坏事。”

“张宝珠亲口告诉我,她说,天培和那个交际花鬼混的事,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了。而且,天伦还说亲眼见过天培和那女人在一起,这难道还会有错吗?”

“你连张宝珠的话也相信,怪不得你这样苦恼。张宝珠一向说话不负责任,而且又喜欢加盐添醋。以前,你已经吃过几次亏,应该要学精一点才是,为什幺还要听她的话呢?”白莲说:“你放心吧!天培绝对不是这种人,他不会对不起妻儿,我和他,也做了几年夫妻,他的为人,我很清楚,他实在是个好丈夫。”

“对的,他可能是个好丈夫,可是,对于我,就不同了。为什幺会因人而异?其中亦有道理,因为,天培是真的爱你,他当然对你好,对你专一。但是,他对我并没有真爱,所以,他根本不用对我专一。而且,男人在外面应酬,一天到晚接触女人,很容易会受人引诱。如果天培心中不爱,那幺,别人当然不可能接近他。但是,天培根本不爱我,再加上张宝珠挑拨是非,奶奶又对我讨厌,所以,他移情别恋也有可能。”

“你们结婚的日子不算长,他这样快就移情别恋,那你真的要提防。”白莲说:“前几天,你说和天培吵嘴,两夫妻几天没有说话,会不会因为大家的感情冷淡了,他才会变心呢?还是有别的原因存在。”

“我也不大清楚,也许那交际花很迷人,把他完全迷住了。其实,我和天培结婚的初期,他对我也算不错,我过了一段很愉快的日子。”艾莉回忆着:“那时候,奶奶、天培都对我好,称赞我是最好的女人,自从我小产之后,奶奶开始讨厌我,而天培,也因为宝珠和奶奶的原故,对我的感情大不如前。”

“追根究底查原因,还是夫人和张宝珠不好,不过,你也不容易避开这两个人,除非你和天培搬开住。”

“以前天培也不肯搬开住,现在他迷上了交际花,他还会听我的话?更不会了。”艾莉十分难过,她想不到,她的婚姻会彻底失败:“看样子,我只有索性和天培离婚。”

“离婚?”白莲皱起了眉,“我绝对不赞成离婚,因为,第一,你是天培的合法妻子,你发觉丈夫有不对的地方,应该要查问清楚。第二,张宝珠说的话,未必可靠,在一切未弄明白之前,为什幺要离婚?”

“我当然不想离婚,我也有很多困难,第一,我离了婚,会被家人看不起,我和张宝珠不同,她是独生女,父母把她宠到天上。虽然,父亲对我也很疼爱,可是,我还有兄嫂,还有兄弟姐妹,我家里人多,嘴巴也多,第二,我实在爱天培,非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不想和他离开,不过,唉……”

“你安静一点,离婚,总不是一件好事情,尤其对女人,那是很吃亏的事,对我们一点好处也没有。我离过婚,知道离婚的痛苦!因此,我不想你步我的后尘。”

“如果天培肯对我好一点,我也不会离开他,他平时对我冷淡,我可以忍耐,但是,他在外面玩女人,叫我怎咽得下这一口气?”

“那还不容易吗?你今晚等他回来,和他好好谈判,如果他在外面,逢场作戏,你就算了;相反的,如果他真的迷上了那女人,不再爱你,你也不必留恋,到时你可以离婚。”

“等天培回家谈谈?天培已经有两个晚上没有回家了,我哪儿去找他谈?”艾莉说:“你不要以为天培仍然是以前的好丈夫,他已经完全变了。”

“他不回家,你也不用怕,你可以打电话去工厂找他,说有重要的话对他说,叫他下了班回家,你可以直接去工厂找他,你是他的太太,他没有理由不理你的。”

“好吧!让我立刻打电话给他。”艾莉接受白莲的提议,她立刻去打电话。白莲无聊地等着,她叫了一块奶油蛋糕,一面吃,一面等候艾莉。

大约过了五分钟,艾莉就回来了,白莲从她脸上的神色,就知道她是多幺不愉快了。白莲立刻问:“怎样了,找到天培吗?他怎样说?”

“找不到他,连影子也不见。”艾莉坐下来,她叹了一口气说:“那边的职员,说天培一下班就走了,我问他们,天培去了哪里,他们又说不知道,看样子,天培一定是去找那个交际花。”

白莲已觉得事情不寻常,不过,她不敢把心里想的说出来。因为,对艾莉不单只没有好处,还会令艾莉更加伤心。因此,白莲安慰她说:“明天早上再打电话给他,不过,你也不必太担心,可能今晚他就会回到家里来了,你耐心点吧!现在,什幺也不必想,先吃一块蛋糕,这儿的栗子蛋糕很不错呢!”

“你吃吧!我没有心情吃。”艾莉摇一摇头,她心情不好,这是必然的事,因为,每一个女人都重视丈夫和家庭,没有一个人喜欢被人-弃的,艾莉自然也不例外。而且,她自己又没有生育过孩子,这对于夫妻来说,是最没有保障了。万一天培在外面有了女人,那幺,他会更加毫无顾虑地和那女人生活在一起。就算他不和艾莉离婚,对她也不会好。

艾莉无精打采回到家里,出乎意料之外,天培已经在家。艾莉看见天培,不由得一阵开心,刚才的不愉快,已忘记了一大半。天培见她回家,就问:“你去了哪里,我还以为你回娘家了,你家里的人,又说你没有回去,你怎幺到现在才回来?”

“我……只不过去买点东西,”艾莉不敢告诉他和白莲在一起,“你找我找得那幺紧,到底有什幺事?”

“今晚我要去澳门,你替我收拾几件衣服。”

“去澳门?”艾莉的心一阵凉,刚才的开心,又化为乌有:“澳门有什幺地方好玩?而且,做生意,也没有理由要到澳门。”

“我并不是去澳门办事,不过,也可以说是去办公事,因为,有几个外国商人,想去澳门见识一下,他希望我能陪他去玩,我们向来和他们有生意来往,不能不勉为其难,陪他们去玩几天。”

“啊!原来你为了去澳门才回到家里来。否则,你可能永远不回来了。”艾莉十分伤感,她说:“不过,我怀疑你不是和什幺外国商人去澳门,看样子,你是去和你的女朋友度蜜月。”

“你说到哪儿去了,前两天,我没有回家,也是为了应酬那些外商,并不是为了别的,难道你以为我在外面好好享受吗?你在家里,养尊处优,当然不会知道在外面赚钱的人,是多幺辛苦。”

“我怎会不明白,我是一个人,我有思想的,不过,近来我听到很多有关你的闲话,你在外面,和一个交际花很要好,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天培先是一愣,后来,他说:“在外面应酬,难免会有女人,这也不值得大惊小怪。说到跟谁要好,那就谈不上了,自己是个有家室的人,又怎会和别人要好,你也太喜欢听闲话。”

“如果我听别人说的话,那幺,我真的是太喜欢听闲话了,可是,你大哥大嫂说的话,又算不算是闲话?”艾莉非常痛心,因为,天培不单只不认错,他还要责怪艾莉。

“大哥是全世界第一个好人,他不会随便说人家闲话,至于大嫂,她向来和你不大对头,前几天,你们还吵过呢!她又怎会和你谈心事?所以,一切都是你的虚构,艾莉,你在家里太无聊了。一个人无聊,就会胡思乱想,你多花点时间注意运好,同时,你最好赶快养一个儿女,有了孩子,精神有了寄托,你自然就会觉得日子过得容易,不会一天到晚找这个吵,找那个闹。”

“你这个人太不讲道理,做了错事,还把罪名推到别人的身上。好吧!你既然完全不讲理,我也不想跟你说那幺许多,你到底在外面是否有了情妇?”

“我早就说过没有,你又不相信,我有什幺办法?”天培摊一摊手:“不过我承认,为了生意关系,出外跳舞,闹闹花酒,甚至和女人们来来往往,那是难免的。不过,你可以放心,无论做什幺事情,我也不会过分,适可而止,我不会做对不起家庭的事。”

“如果你不喜欢我,要在外面玩女人,我也不会怪你,我们可以办离婚手续。”

“离婚?”天培摇一摇头,“我离过一次婚,受过离婚之苦,我不会再做傻事。而且,你又没有做错事,我为什幺要和你离婚?我不会随便-弃一个女人,除非这个女人对不起我,否则,我们到底仍然是夫妻。”

“我很感激你这样厚待我。”艾莉苦笑一下:“你不和我离婚,似乎很赏脸,因为,你这样爱白莲,竟然也和她离婚,可是,我宁愿你不爱我,也总比现在好。”

“你现在有什幺不好?住大洋房,有汽车,喜欢买珠宝就买珠宝,喜欢买漂亮的衣服,就买漂亮的衣服,没有一个人会禁止你。而且,你出入绝对自由,这样的生活,你应该要感到满意才是。”

“满意,是的,有钱人家,喜欢什幺就买什幺,可是,我仍是得不到欢乐,也买不到心。你一天到晚在外面应酬,我一天难得见你一次,家里又是冷冷清清,没有一点温暖,我只好和运好作伴,这样的生活,到底有什幺好?”

“那你到底喜欢怎样?才能令你满意?”天培皱起了眉头,他说:“你可以坦白说出来。”

“我喜欢的事情多着了,可是,你是不会答应的,又有什幺用处。”艾莉叹了一口气:“我喜欢出外做事,你们不许,我喜欢搬出去住,组织一个小家庭,可是你又不同意。”

“你的要求是没有道理的,第一,你有丈夫,有家庭,有女儿,身为家庭主妇,应该留在家中,料理家务,我们又不用你赚钱,你何必出外做事,第二,你要搬出去住,那对你来说,更是有损无益,因为,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大家庭,你还吵着寂寞无聊,如果搬出去住,你的日子怎样过?因此,你两项要求,我都无法办到。”

“那还有什幺好说,一切都由你作主,我只不过是你的附属品罢了!”艾莉十分失望,而且,心情更加恶劣,因为,无论她怎样说,仍然无法摆脱这个家。

“不愉快的事,不要再提了,你还是赶快为我准备几件衣服,让我出门吧!你如果觉得闷,可以回娘家找人陪你,你又不是没有钱,只要你肯请客,不愁没有人陪你。”天培看了看腕表说道。

艾莉无可奈何,她只有为天培准备一切,虽然,她直到现在,仍然不知道天培去澳门到底为了什幺,不过,她知道,他必然又去花天酒地。

养一个孩子,她这样对自己说,有了孩子,天培就不敢轻视她,起码,奶奶会对她好一点,如果她能养一个儿子,天培必不敢像现在这样放肆。

第二天,艾莉立刻去找白莲,要白莲带她去找德国医生检查。白莲也知道她心里着急,因此,为她告了半天假,然后陪她去看医生。

经过医生的一番检查,艾莉和白莲都在等待结果,当然,艾莉希望有好消息,如果那德国医生,说她可以生育,她起码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可是,十分不幸,经过检查之后,那德国医生告诉艾莉,她本来身体很好,照道理,生育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自从她上次小产后,子宫受了伤害,因此,她再也不可能怀孕了。

艾莉几乎晕了过去,白莲连忙用英语问医生:“有没有补救的方法,难道连百分之一的希望也没有?”

“没有,”医生摇一摇头:“我已经肯定地答复你了,她不可能再生育,如果她仍然有一点点希望,我也不会说得那幺肯定,难道,你以为我不了解她的心情!”

白莲了解这个医生的脾气,他一向说话大胆,但是,也诊断正确,他从来不会说话安慰人,所以,白莲知道,艾莉真的没有希望了。

坐到车上,艾莉哭得很伤心,这也难怪她,因为,每一个女人,都喜欢有小孩子。更何况,艾莉的处境,与人不同,万一高夫人知道她永远不能生育,不把她赶走才怪。就算是天培,为了继续香火要男儿,他也会另外想办法,还有什幺办法可想?自然在外面金屋藏娇了。

艾莉想离婚,可是,离婚也不会有好处,因为,她是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她无论嫁给谁,也不会受人欢迎。

她现在要责怪谁?没有人可以埋怨,只有埋怨自己命运不好就是了,因为,如果她不是不小心小产了,那幺,她现在已经把孩子养了下来。

自然,她并不知道,她所以小产,完全是宝珠在补药里下了堕胎药,如果她知道宝珠害她,那幺,她是不会放过张宝珠的。

白莲也没有办法安慰艾莉,因为,换了别人,也会伤心难过。白莲是同情艾莉的,可是,同情又有什幺用。她不可能帮助她,谁也无能为力。

白莲只有说:“艾莉,不要伤心了,事情既已如此,伤心也没有用,你只有好好对待天培,忍点气,希望会感动他吧!不过,高夫人思想陈旧,她知道你现在的情形,必然会不高兴,你还是暂时不要回家把这一切告诉他们,希望将来高夫人会有所转变。”

“她怎会转变?她知道我不能生育,必然会把我赶走,我现在,也是过一天算一天,当然,我会保守秘密,可是,秘密总有揭穿的一天。”

“再说身体要紧,你也要乐观些,不可太悲伤,人总有不如意的事情。哪一个人真正过着十全十美的幸福美满的生活?有些人没有钱,有些没有爱,有些没有儿女……总之,各有一本难念的经。”

艾莉点了点头,白莲把她送回家(一到街口为止,因为,她从不愿走到高家大门附近),她自己也回家去了,白太太问她为什幺比平时提早回家?白莲说:“今天我陪艾莉去见医生,请了半天假。”

“艾莉是不是去看那德国医生?”白太太问。

白莲点一点头,她说:“真不幸,医生证明艾莉不能生育,这个医生,一向很准确,给他看过的,如果他说没有,就是没有!”

“看样子,天培又要离婚了,也活该,你好好的,他竟然-弃你,他这样下去,再娶一百个女人,也不可能过完这一辈子!”

“其实,也不关他的事,一切都是高夫人摆布的,高夫人本来也不是坏人,不过,她就是喜欢听人家说闲话,那个张宝珠,良心太坏,一天到晚总是要折磨人。”白莲说:“天培又太没有主意!”

白莲和白太太谈着,白莉放学回来了。自从田亮和那位富家小姐结婚之后,白莉有一段时期,十分哀伤,她每天无精打采,无心上学,无心吃饭,一切都提不起精神来,白太太和白莲,都很为她担心。

时间是最好的冲刷剂,一天天过去,白莉对田亮,也渐渐遗忘了。其实,人家已成家立室,就算不把他遗忘,田亮也不会回心转意的了。

近来,白莉又像以前一样活泼,白太太和白莲才松了一口气。关于白莉的终身大事,白莲也曾和白太太讨论过:“阿莉年纪也不小了,她应该有一个男朋友。”

“她还小呢!应该要专心读书,大姐辛辛苦苦赚钱回来供她读书,她没有用心去读,还要交朋友,也太不应该了。”白太太说:“况且,你也没有男朋友,她怎可以骑在你的头上?你不用管她!”

“妈,你有这种思想,就不对了,她怎可以和我比?难道我一辈子不结婚,她就要跟着我不结婚吗?那是没有道理的,况且,我已结过一次婚,订过一次婚,曾经历尽沧海,我也不想再结婚了,可是,阿莉是要出嫁的呀!我们应该关心她的婚事。”

“你对她还关心不够?你把田亮让给她,可是,她连一个田亮都守不住,那还有什幺好说呢?”

“这又不关阿莉的事,因为,田亮并不爱她,勉强也没有用。而且那富家小姐,追田亮很紧,田亮为了利用她发展自己的事业,当然难免转移感情。”

“总之,阿莉的事,由她自己去解决,你也不必为她担心,她要恋爱,自然会找对象,不过,我还是希望她毕业之后,找事情做,先帮助家庭,然后才谈恋爱,她对家庭,也该负责任……”

白太太的话,有一半是对的,白莉的爱情,应该由她自己去处理,关心她也没有用,如果白莲再为她介绍一个男朋友,而那男孩子又不喜欢阿莉,阿莉岂不是多伤心一次?

所以,白莲也没有再过问她,只是鼓励她多参加社会活动,多交点朋友,不要整天关在房子里。

近年,白莲过的生活,也很舒服。虽然,她难免寂寞一点,可是,还是过得很安宁。一个人要心安舒泰,才可以生活愉快,就像艾莉,虽然她有丈夫,有家庭,生活无忧,可是,她并不快乐。

张宝珠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看样子,她又快要生孩子了。本来,自从安娜走后,高夫人病了,高家曾经有过一段时期,显得特别死气沉沉,可是近来,高夫人又在忙着筹备婴儿的用品。目前因为天培仍未有生育,因此,人丁仍算是很少,有一个人要添丁,高夫人自然是很开心的了。因此,她特别请了室内设计师回来,为未来的婴儿,准备了一个育儿室。

张太太来看女儿,见到高夫人,便笑着问她:“亲家奶奶,这一次,你希望生男孙还是生女孙?”

“当然是生男孙,因为,直到目前为止,我们高家也只不过生了家宝一个男孩子,我自然希望多几个男的。不过,要是养一个女孩子,我也不会怪大嫂。”

“亲家奶奶,有了儿子,要有女儿,那才是好事,正所谓有儿有女一对宝。要是有儿无女,有女无儿,都是美中不足。而且,最理想是生一个儿子,再生一个女儿,然后又生一个儿子,这叫着梅花间竹。”

“你说得也有道理,所以,如果别人养女儿,我就会不开心。大嫂就不同了,她已经养了一个儿子,如果再养一个女儿,也不可责怪她。”

“宝珠一向喜欢女孩子,她是希望养一个女的,如果养一个女儿,也像家宝那样可爱,也很不错呢!”张太太说道。

高夫人和张太太是好朋友,当然比较容易谈话。而且,高夫人一高疼爱张宝珠,别说她一入门,就养下一个儿子,就算她从未养过孩子,由于有张太太的关系,高夫人对她也会特别优待。

如果说夫妻没有感情,就不幸福,那也不尽然。天伦何尝爱过宝珠?他爱的本来是念梨,可是,到目前为止,他快要做第二个孩子的爸爸了,他和宝珠的感情不是很好?起码说,他是个好丈夫,绝对不会有错。

一切大权,都集中在张宝珠的手上,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要什幺就有什幺,不过,她并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她得到一切,仍想要打击别人。

所以,很多人都牺牲在她的手上,白莲、艾莉、天培,以后,她仍然要弄权,直至把对手全部打垮为止。

现在,唯一的对手,自然就是艾莉!因为,安妮和安琪,已分别嫁了出去,而安娜,也被高夫人逐出家门,天德和天恩仍未结婚,留下来的,不是只有一个艾莉吗?所以,她要处处与艾莉为难。

安琪已度蜜月回来,虽然,她已顺利和马希浩结婚,不过,她仍然想念家庭,不愿意因此而与家庭脱离,所以,她由外国回来不久,立刻打电话去高家,希望通过安娜的关系,和高夫人联络。

马希浩天天打电话去高家,可是,没有一次能把安娜找着,每一次,高家的人,总是说安娜不在家,问他们安娜什幺时候会在家里,对方又说不知道。

马希浩很想查问一下原因,但是,又没有胆量,因为他不知道高夫人会用什幺手段对付安琪,他当然不愿意暴露安琪的身份,因此,也就不敢再问下去了。

“安娜到底去了哪里?真叫人莫名其妙!”安琪和马希浩在揣测着:“如果她在家里,那幺,她一定会接电话,家里的人,也不会这样没有礼貌,难道安娜出国了?”

“我也不大清楚,我也不敢问,因为,我查问他们,他们同样也会查问我的。”马希浩说。

“安娜这条路行不通,那幺,我只有去向安妮那方面查问,本来平时我和安妮也说得来,她一定会帮助我的。”安琪决定了。

第二天,安琪带了礼物,和马希浩一起去看安妮。安妮看见安琪,十分开心,她连忙问:“三姐,你什幺时候回来的,我很担心,不知道哪一天才能见到你!”

“我是刚回来不久,一回来,就想起你,怎幺,还添了一个小宝贝,怪不得你比以前更漂亮更丰满。”

“你也漂亮了许多呢!”安妮显然比以前活泼,她开心地说:“三姐夫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今晚,一定要在我家里吃一顿晚饭,大家谈谈。”

“应该由我们请你和佑才吃饭。”安琪有点难为情,因为,她过去和马希浩秘密来往,所以,安妮没有见过马希浩;“佑才的生意好吗?”

“还算不错,他每天都在忙着,每天要到六七点钟才能回家。生意人,没办法,幸而家里有一个小孩子,时间容易打发过去,一下子就过了一天。”

“你最近有没有回家,妈妈和每个人都好吗?”

“前些日子,妈妈病了一场,最近身体已好,大嫂又快要养孩子了,妈妈兴奋得不得了。妈妈一天到晚就想着抱孙子,别的都不感兴趣。”

“安娜呢?她还是像以前一样调皮?”

“安娜?”安妮叹了一口气,她看了看马希浩说:“既然大家是自己人,我也不怕坦白说了,安娜已经被妈妈逐出家门,有好几个月了。”

“被妈妈逐出家门,那怎幺可能呢?”安琪大为惊奇,“安娜一向是妈妈最宠爱的,她舍得把安娜赶走?”

“最初我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不信,我连忙赶回家去,才知道真的有这幺一回事,想不到妈妈狠起心来,连自己最疼爱的女儿也不要。”安妮对安琪说:“不过,妈妈也曾告诉我,她虽然恨安娜,但是,本来也不至于把她赶走,可是,她一向大公无私,家里任何人犯了错,都要依照家规执行,因此她不得不硬起心肠把安娜赶走。”

“安娜到底犯了什幺错,要把她赶走?”安琪问。

“还不是为了那个混血儿史佐治?这个人,我早就说过他不好,偏偏七妹年少无知,竟然被他骗到了,七妹有了孩子,史佐治又不肯负责任,妈妈当然不能让七妹在家里养私生子,因此,她就把安娜赶了出去。”

“我也劝告过安娜,告诉她史佐治并不是好人,可是,安娜老是说我们对混血儿有偏见,真想不到,她就一失足成千古恨。”安琪说:“不过,妈妈把安娜赶走,也不是办法,因为安娜有了孩子,而且,又没有人照顾她,把她赶出去。简直是把她赶到枉死城。”

“我也是这样说,可是,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妈妈已经把安娜赶走了,我想劝妈妈不要这样做也不可能。这些日子,我和大哥、二哥,天恩到处找安娜,也找不到她,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会不会发生了意外?”马希浩也十分关心,因为,安娜曾经帮了他和安琪一个大忙,没有她,安琪直到今天,仍然没有勇气答应他的婚事。

“我们也不大清楚,她手上有一万一千元,不过,她离家已数月,而且,她一向又不会理财,恐怕早就把钱用光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样过。”

“我们这一次回来,本来想通知安娜,好让我有机会回家,向妈妈陪罪,可是,既然安娜已被逐出去,看样子,我这一辈子,恐怕也很难有机会再回家了。”

“三姐,你不用难过。”安妮说:“虽然,安娜不在家,可是,我会设法帮你的忙,你放心好了,妈妈那一方面,我会跟你说好话的!”

“真的,那真谢谢你!”安琪握着安妮的手:“希浩家已没有人,如果,我再失去家庭,那幺,我们就会变得很孤独。因此,我希望得到妈妈的谅解!”

“你们那幺年轻,用不着担心会孤独,等你们有了孩子,就不会再寂寞了。”安妮笑着说。

安琪和马希浩作会心的微笑,她和心爱的人,生活在一起,自然会感到幸福,感到美满。安妮也是一样,更何况,她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安妮姐妹之情,一向很重。安娜走了,她已经感到不安,认为三姐妹又少了一人,所以,这一次安琪回来,她无论如何,一定要帮她的忙,让她回家团聚。

第二天,安妮立刻回娘家,这一次,她连宝贝儿子也没有带,高夫人一下了班回来就见到安妮,她又高兴,又担心。高兴女儿回娘家,(因为现在只有她一个女儿)另一方面,她又担心安妮回来,是因为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因此,她连忙问:“安妮,你没事吧!”

“我没有事,孩子也很好,”安妮似乎明白高夫人的心事,她说:“妈妈,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女人第一次养孩子,时间是比较长。第二次生孩子就不同了,时间会缩短。所以,宝珠进医院前后也只不过四小时,就养了一个近八磅重的女孩子。

孩子红红白白,头发有点微曲,样子很可爱。最初,高夫人听见宝珠养了一个女孩子,有点不大开心,不过,她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不大说话罢了!可是,当张太大把孩子抱过来,走到高夫人的身边的时候,对高夫人说:“亲家奶奶,你这个孙女儿,简直长得跟你一模一样,就连医生也说她像祖母。”

“像我?”高夫人立刻兴奋起来,她站起来,把孩子接过一看,左看右看,最初没有什幺发现,可是,张太太说孩子像她,天伦也这样说,她越看越觉得这女孩子很像安娜,人人都说安娜像她,那幺,岂不是也等于这女孩子像她吗?高夫人失去安娜,她对这孙女儿忽然产生浓厚的亲切感,她笑了笑说:“果然有点像我,这孩子很有趣,皮肤也很不错。”

“孩子像你,皮肤哪能不好,样子怎能不美,她将来呀!不用说,也像祖母一样,是个美人。”

“亲家奶奶,你怎幺把我说进去了,孩子美又关我什幺事?”高夫人开心得不得了。

“为什幺不关你的事!”张太太存心讨好高夫人:“这孩子像你呀!没有美丽的祖母,又怎会有美丽的孙儿?她真够福气,长像和祖母一模一样,将来一定是祖母的掌上明珠,天之骄女。”

“她是我的孙女儿,我当然疼爱了。”高夫人把孩子抱紧一点,她确实是喜欢这孩子:“高家人丁不多,个个孙儿都是我的心肝宝贝。”

“妈妈,你还没有为孩子取一个名字呢!”天伦说。

“让我想一想,她的哥哥叫家宝,她……就叫明珠好不好,表示她是我们的掌上明珠。”

“这个名字好极了,”张太太和天伦都表示高兴,因为,高夫人所取的名字,完全表现出她非常喜欢这个孙女。

高夫人立刻打电话回家,向艾莉查问,问她有没有不断添香,并且告诉艾莉,宝珠产了一个孙女。

“原来是一个女儿,我还一直为她求神,希望她产一个儿子呢!”艾莉故意这样说:“因为我知道奶奶一向喜欢男孩,而且,女孩子又不可以继承香烟。”

“二嫂,你有这种思想,就不对了,男孩子和女孩子还不是一样吗,根本就没有差别。”

艾莉听了高夫人的话,知道碰了一个钉子,她痛恨自己,无论说些什幺话,总是不管用。总之,她就是不受欢迎,她更想不到高夫人会喜欢宝珠的女儿。

“这个孙女儿,我很喜欢,等大嫂回来,你千万别乱说话。”高夫人叮嘱她说:“大嫂刚养了孩子,受不得刺激,你可不要乱说话刺激她!”

艾莉当然说了一声知道,高夫人挂断线后,艾莉也重重地挂上了电话,冯家善一直在偷偷地留意,等艾莉挂上电话,他就走了出来:“二少奶,为什幺这样生气?”

“谁说我生气?我只不过忙着去念经房罢了!”艾莉一向知道冯家善不是好人,因此,她不敢惹他:“大少奶养了一个千金,我要为她多烧点香。”

“原来大少奶养了女儿,她真好福气,养了一个儿子,又养一个女儿,下一次又养一个儿子,这样,就不断会出现一个好字,一个男一个女,不是一个好字吗?”

“我不懂得这许多,只知道替人家高兴。”艾莉不想和他多说,她连忙走到念经房,其实,她哪里有这诚心,会为宝珠烧香。她回到念经房,也是呆坐罢了,不过,她为了怕高夫人,香仍然不能不烧。

张宝珠一直渴望养一个女孩子,这一次,她如愿以偿,当然十分高兴。最难得的是,连高夫人也喜欢这女孩子。在宝珠住院休息期间,高夫人每一天都到医院看孙女儿,当然也会带点营养丰富,好吃的食物给媳妇。起初,张宝珠还有点担心,以为高夫人会不喜欢女孩子,因为,高夫人一向的口号,是男孩第一,女孩子是赔本货,如果她喜欢女孩子,她早就把运好宠到天上了,也不会这样冷落她。虽然,近日来,高夫人对运好的态度已有改变,对她比以前爱护了,有时也会逗她玩玩,而且叮嘱艾莉要好好待她,绝对不能怠慢。

不过和宝珠的孩子比起来,就相差得太远了。过去高夫人当然最疼爱家宝,现在,虽然明珠仍然未能代替家宝的地位,不过,也相差不很远。

所以,张宝珠在高家的地位,又升了一级。当然啦,她有本事,会生儿育女,以后,高夫人还要依靠她,为高家添丁。虽然高家有四个儿子,但是天恩和天德,仍在求学时期,而天培的妻子,又是个连蛋也不会生一个的女人,所以,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张宝珠的身上。

如此一来,张宝珠就更加骄傲,更加的以为了不起了。当她带着她的女儿明珠回家的时候,每一个人都要向她祝贺,就算是艾莉吧,她也要装一副样子,表示欢迎宝珠,宝珠对她呢,是用一种不屑的态度,艾莉叫她的时候,她只是用鼻孔应了一声。

艾莉当然很难过,不过,她处于劣境,想反抗,想报复,是很不容易的,她只好忍气吞声,偷偷怨自己命苦。

这天,天培预先得到高夫人的通知,他特地提早回家,并且在家中吃晚饭,近来,他是很少在家里吃晚饭的,偶而才有一次。吃过晚饭,各自回房,艾莉和天培也回到房间里来,天培靠在椅上看电视,艾莉走到他的身边说道:“天培,我有话跟你说。”

“坐在这儿说吧!”天培的眼睛,仍然投向电视机银幕上,他拍了拍身边的椅子。

“天培,我并不是想说你母亲的闲话,不过,她也太偏心了。你看她,对宝珠的女儿那幺好,可是,对我们的运好就不同了。好象运好不是她的孙女。”

“这也难怪她,老人家,总有些陈旧的思想,因为运好出世的时候,她病了一场,因此她对运好的感情不大好,不过,近来妈妈对运好已经很不错了,有很多玩具和衣服,都是妈妈买给她的。”

“但是仍然比不上宝珠的女儿,还有孩子们的名字,我知道孩子们的名字,都是奶奶取的。宝珠的大儿子叫家宝,那是家中之宝的意思,而宝珠的女儿叫明珠,是掌上明珠的意思,为什幺奶奶偏偏要把一个这样难听的名字,加在运好的身上,运好这个名字,是那些穷人家,没有知识的人才会取的。”

“这一点,你又不明白了,其实,妈妈是一片苦心,运好的意思,是希望孩子运气好,这是为她祈福啊!有什幺不好呢?而且,小孩子的名字,是无关紧要的,她不喜欢,等她长大后,可以另取一个。”

“你这个人真莫名其妙,运好是你的女儿,你不单只不为她着想,反而要帮着别人对付自己的女儿,你对我不好,人家欺负我你不理,你也可以不管,但是,运好是你的女儿,你有义务要保护她!”

“我不保护她吗?又没有人欺负她,叫我怎样去保护?艾莉,你别小心眼好不好,我也知道,大嫂养了一个孩子,你很不开心。女人呀总是小气,爱妒忌,不过,你也不用妒忌别人,你也可以养一个呀!”

“我给你气死了,你这个人简直糊涂,我看你将来怎样过,”艾莉恨得顿着地:“你弄到妻离家破,你还不怕,将来你一定会更悲惨。”

近来艾莉老是喜欢跟天培争吵,无论大小事情,两个人总有不同的意见。天培一向怕女人发狠。过去,白莲是顶温柔的,从来没有恶言恶语,和天培吵过一次,大不了为了白太太,两个人曾经闹得不大愉快,不过,白莲的态度,毕竟温柔,而且,天培又确实很爱白莲,所以,就算白莲有缺点,天培也会原谅她。然而,艾莉就不同了,他从来没有爱过艾莉,结婚之后,由于艾莉对他极力体贴,而且,又爱护运好,因此,天培也曾对她产生过好感,极力厚待她。可是,最近又不同了,艾莉一开口就和他吵,今天培十分讨厌。所以,对艾莉就越来越没有感情,他听见艾莉又开口咒他,他一生气,披起一件外衣就往外走。

艾莉非常痛心,伏在床上哭了起来。

天培走出家门,他越来越不想回家,他并非讨厌家人,只是不想见到艾莉,以免又和她争吵,可是,家毕竟是家,离开家,又不知道该去哪里才好。

他想到那个交际花媚媚,虽然,大培并非爱慕她,当然更不会追求她,可是,有时候无聊,他也会去找她坐坐,喝一杯酒,或者吃一顿消夜,媚媚的好处,是温柔体贴,懂得讨人喜欢,她从来不会发脾气。

天培也明白,这种交际花,大家玩玩不要紧,可是千万不能沉迷,因为她们并不属于任何一个男人,在她们的一生中,有许多许多的男人,天培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罢了,而且她们也不会爱上任何一个男人。因为,她们爱上了一个,以后就休想赚钱,她们讨好男人。无非为了钱吧!

所以,天培感到无聊时,就花钱去寻求欢笑,媚媚在男人的面前,永远是充满笑容的。她们不会抱怨,不会?嗦,不会挑拨,不会寻事生非,也不会过问男人的私事,更不会管束男人的自由。

她们也会妒忌、小气、猜疑,但她们只会说一些令人听了舒服的话,所以,只要男人有钱,都喜欢去找她们。

天培到媚媚家,媚媚穿著十分漂亮的睡袍,她一看见天培,就很高兴,拉着他的手,亲热地问:“为什幺好几天没有来看我,是不是我得罪了你?”

“你永远不会得罪我,你是个可人儿,”天培捏了一下她的脸,“我只不过为了公司的事,去了澳门几天。”

“啊!原来如此,那怪不得。”媚媚没往下说去,她问:“吃过晚饭没有,要不要我弄几道可口小菜?”

“晚饭吃过了,我想去夜总会跳一晚舞,你有没有空陪我?”天培问媚媚。

“我当然有空,你来了,我怎能不陪你?你随便坐会儿,我给你倒一杯酒,只要十分钟,等我换好衣服,就可以陪你上夜总会消遣了。”

媚媚高高兴兴地回房间换衣服,天培一面喝酒,一面看电视,十分悠闲,同时又没有人骚扰他。

只不过过了一会儿,媚媚已换了一件银紫色的旗袍出来,作为交际花,当然有几分姿色,再加上会打扮,因此,媚媚看起来也十分美丽。

天培和她一起出门去了,媚媚处处讨天培开心,令天培心情十分愉快。

媚媚亲热地挽着天培的手,两个人在娱乐场所出现,像一双情侣。其实,天培和媚媚的关系很微妙,表面上,两个人很亲热,其实,两个人连一点关系也没有。

当然媚媚,是个交际花,陪男人睡睡觉,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只要有人肯付钱,那幺,她愿意做任何人的情妇。问题是,天培一直维持一个限度,他并非是完全正派的男人,也不是见了美丽女人不喜欢,不过,他认为男人出外玩,要有一个限度,如果和媚媚搭上了关系,那幺,以后恐怕就会惹上麻烦了,他是不愿意有麻烦的。

媚媚和天培之间的关系,其实很清白,不过,外间人并不了解,见他们出双入对,而且又十分亲热,因此,许多人都以为他们有不寻常的关系。

就连天伦,他也认为天培在外面寻花问柳,是很不应该的一回事,因此,当两兄弟一起闲聊的时候,天伦就对天培说:“二弟,听说你近来和一个交际花很要好?”

“有时候我会去找她,不过,我们之间,只不过是朋友罢了!你不要以为我和她拉上了关系。”

“男人和女人单独相处,不可能没有关系,如果你只想交个朋友,你也不会去找一个交际花。而且,你自己有妻子,也不愁会寂寞,为什幺要和这些掏金娘子来往?你钱花在她的身上,她只不过把你当作福伯。”

“这一点我也明白,因此,我只不过和她玩玩,向来不会讲真,不过,这个女人,也很讨人喜欢,在她身上花了钱,还是值得的,我最不喜欢那些愁眉苦脸的女人,当你下了班,身心疲倦的时候,她不是向你诉苦,便是向你诸多查问,这一种女人,见了就讨厌。”

“女人多数是这样的,尤其是做了人家太太的女人,她们更加喜欢管丈夫,无论大小事情,都要过问,你也不能怪二嫂,你大嫂又何尝不是一样。”

“艾莉和大嫂不同,大嫂为你养了两个孩子,凡事总要迁就她一下。就算对她不满,可是看在孩子的分上,你也会原谅她。而艾莉直到现在,还没有养过孩子,我和她之间,根本没有关系。”

“你也不能因为她没有生养孩子,就想遗弃她。因为这并不是她本身的错,哪一个女人,不想养儿育女?天培,我觉得你近来变了,过去,你是个标准丈夫,对妻子十分爱护。以前,你不是对白莲很好吗?叫你出外跳一晚舞,没有白莲一起,你也不答应。”

“白莲和艾莉不同,白莲是我所爱的。我爱白莲,我当然要尽量爱护她,不能令她有半点不愉快,如果白莲仍然是我的妻子,我也不会去找媚媚,因为,家有爱妻,还要在外面找女人消遣,那太对不起爱人了。”天培向天伦解释说:“可是,艾莉就不同了,我由始至终,根本没有爱过她,所以,我对她也没有什幺责任感,就算我在外面找女人,也不会感到对不起她。”

“你虽然不受艾莉,可是,她已经成为你的妻子,你总要培养对她的感情,其实,我又何尝爱宝珠,我爱的还是念梨,可是,我和宝珠结了婚,我对她一直很好,那是因为我要负起丈夫的责任。”

“大哥,我和你的想法,本来是一样,因为,我也认为应该善待自己的妻子,当我和文莉结婚初期,我对她不是也很好吗?我的目的,也是要尽丈夫的责任。可是,艾莉近来越来越惹人讨厌,我每天回家,她就跟我吵,吵得我没有半点安宁,因此,我根本不想留在家里。”

“也许她知道你和媚媚的事,因此,她紧张起来。”

“你是知道的,她告诉我,大嫂告诉她我恋上了交际花。”

“宝珠也太不应该,她怎可以对艾莉说这种话!”天伦皱起了眉头:“你的大嫂,有时候也够孩子气,做事说话,脱口而出,根本不顾后果。”

“你也不能怪大嫂,女人总是会互相倾诉的。大嫂告诉她,也没有什幺不对,不过,艾莉的话,也不可以相信,因为,大嫂和艾莉,向来不大谈得来,大嫂又怎会把这些事情告诉她?一定是她听信别人说的。”

“宝珠和二嫂是好朋友,她们没有理由合不来,不过,宝珠的脾气也不好,有时间我要劝劝她,天培,夫妻总是夫妻,我希望你对艾莉好一点。”

“好吧!我尽力而为吧!”天培一向知道天伦是个好好先生,无论大小事情,他一概从好的方面去想,而且,他也不想让自己的弟弟负情负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