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520笔趣阁 > 都市 > 大唐明月6 > 第57章 大唐明月大结局

大唐明月6 第57章 大唐明月大结局

作者:蓝云舒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3-22 19:23:40 来源:本站

她转身几步跑进主帐,里头依然只有琉璃和云伊两人。她们显然已收到消息,云伊正在帐篷里来回踱步,衣角带风,快得让人眼晕,琉璃则是静 静地坐在那里,神色漠然,看着却更令人心惊。紫芝忙问:“外头是什么人? 他们想做什么?”

云伊脚步一顿,哼了两声:“还不就是你们说的螳螂捉虫,雀儿在后? 这些人一直跟在你们商队后头,如今杀上门来,自然是要让我交出你家 夫人。”

紫芝吓了一跳——商队的后头居然一直跟着这样一支队伍?难不成 全西疆的人都知道娘子来了,要打她的主意?她赶紧拉住了云伊:“那咱们 怎么办?”

云伊咬着牙冷笑:“自然是让他滚进来再说! ”

紫芝愕然无语,那些人都把营地包了饺子了,怎么肯进来谈判?她正 想摇头,外头有人挑帘进来,弯腰禀报:“他们已同意来和将军谈谈。”

紫芝“啊” 了一声,云伊却仿佛早已胸有成竹,冷冷地点头:“让他 进来!”

紫芝瞧了瞧云伊,又看了看琉璃,心头的惊愕太多,几乎变成了一片茫 然。云伊显然松了口气,走到琉璃身边,安慰地拍了拍她。

琉璃的脸上依然毫无表情,只是紧紧抓着榻沿的双手,十个关节都已渐渐发白。她的眼神里仿佛有种令人心悸的东西,紫芝纵然满腹疑问,一 时也不敢开口。

不知过了多久,外头终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有人打起门帘,说了声“ 请”。

从外头走进来的,是一个身穿深青色大蹩的高个男子,大半张脸都藏 在谢帽下的阴影里’看不清五官如何,一双眸子却明亮得仿佛能从阴影里 放出光来,待得瞧见帐篷里的琉璃和云伊,整个人便僵在了那里。

紫芝心头突然“咚”的一跳,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转头再看琉璃,却见她微微侧着头,目光不知落向了哪里,片刻之后才慢慢看向来人。

来人也静静地看着她,那目光如有实质,仿佛可以把世间的一切都隔绝在外。

琉璃的脸上已说不出是什么表情,紫芝心头突然一阵酸疼,不敢再看, 云伊也是霍然起身哼”了一声便快步走向帐外。在经过来人时,她脚步 一顿,凉凉地道:“姊夫,我一直以为你是天下最聪明的人,没想到,你不过 是个傻子!”

紫芝此时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震惊之余,再也待不住,悄然沿边溜 了出去。

来人缓缓伸手摘下了兜帽,露出了一张清癯的面孔,眉宇疏朗,目光深 邃,正是裴行儉。三年多的时光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迹,大约是染 黑了头发又剪短了胡须,看着倒像是比先前还年轻了十几岁。此时看着琉 璃,他的嘴角渐渐露出了一丝笑意,笑容里却有说不出的伤感。

琉璃梦游般缓缓起身,随即身子便是一颤,压抑了三年的情绪猛地从 心底冲了上来,在她胸口激荡不休,仿佛下一刻就会将她整个人撕成两半。 她几乎是拼尽了平生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却不敢再动一下。

裴行俭的眸色愈发深沉,向前走了几步,眼见就要走到琉璃跟前了,突 然又停了下来,深深地叹了 口气:“琉璃,你不该如此的! ”

他的语气里带着太深的沉痛,琉璃只觉得胸口突然变得空荡荡的,一 颗心仿佛在这一刻彻底变成了冰块。

自己果然还是太贪心啊!三年来,她一直以为,只要他还活着,自己就 会满足;直到在邸店窗外的枯草中看到那几个脚印,她才发现,原来知道他 还活着’只是不愿意再面对自己,居然也是同样煎熬。她告诉自己,这只是 因为一切都不能确定,所以她向延休吐露真相,用他手里的麹家人联系兵 马,散布消息,为的就是今天,能看到一个确定的结果。

如今,这结果终于摆在了她的面前:他果然还活着,他果然只是再也 不想见她。一切都确定得不能再确定,可为什么她心里还会这么难过?

难过得好像整个人巳被彻底撕裂,一半坠入深渊,一半留在人间。

然而痛到了极处似乎也是一种解脱,她听见自己淡淡地道:“我是不该 这么做。不过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当面跟你说一声抱歉。这 么多年’我骗了你,瞒了你,我自作主张做了那么多事,都是我的不对,是我 对不住你。如今你不想见我也是应该的,我知道了,以后再不会来打 扰你。”

抬眼看着裴行检,她的脸上展开了一个最镇定的微笑:“我去叫四郎过 来。守约,保重。”

微微欠了欠身,琉璃目不斜视地往外走去。从软榻到门口不过是七八 步的距离,在她的眼里,却漫长得仿佛是整整的一生。眼见就要与裴行俭 擦肩而过,她的手臂上突然一紧,随即--股大力传来,没等她回过神来,整 个人已被裴行俭紧紧地揽人了怀中。

琉璃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耳边的心跳,鼻端的气息都是如此熟悉,可 这一切却不像是真的,不可能是真的……僵了好半晌,她微微动了动,搂着 她的手臂却立刻收得更紧。从头顶上传来的声音明显有些发哑:“想走? 晚了!琉璃,太晚了!

我说了,你不该如此。你知道的’我已经老了,就算没病没灾,也陪不 了你多久。到时候,我只会让你再伤心一次!我的确不想见你,因为我知 道自己不是圣人,就算再明白这些,再不想让你伤心,最多也只能让自己离 你远点。可你呢?你居然就这么站在我面前!你觉得我还能怎样?以后 我能陪你一天也好,一个月也好,一年也好……琉璃,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 ”

裴行险的手臂松开了一点,伸手托起了琉璃的面庞,低头轻轻吻在了 眉心处。他的眼神里满是苍凉,双唇却依然温暖,琉璃心头原本激荡起来 的种种情绪,突然间都平静了下来。她只是贪恋地闭上双眼,深深地伏在 他的怀中。

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停滞了下来,不知是过了一瞬还是良久,琉璃才从晕眩中清醒过来,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胸口、脸颊,终于有了点现实感,而 无数疑问也争先恐后地涌上心头:“守约,这几年你是怎么过的?你的身子 好点没有?你……你真的不怪我了?”

裴行险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些许:“我怎么会真的怪你?那年离开长安 的时候,我是有些生气。不光是气你的自做主张,更是气自己的粗疏大意。 我知道这事不能全怨你,我什么都瞒着你,你才会在忧心之下铤而走险。 而我呢?我自负能谋善算,却是一错再错,终于让自己成了一个只会成为 家中累赘、只会阻碍儿孙前程的活死人。这种事,那时我怎么也接受不了, 才会一走了之。

不过一路过来,走得越远,我便觉得天地越宽,自己不是裴行俭了,似 乎也不错,至少那种松快,竟是这些年来从未有过的。后来到了西州,我找 到米大郎,查出唐军里的突厥内应,又让方烈把名单给了王方翼。等他一 举平定叛乱,我更觉得活着的每一日都是多出来的。这两三年,我也没做 什么,只是到处走了走,顺手置了些产业,拢了些人手。”

琉璃忍不住问道:“这么说,那些投到我们家里来的护卫门客,都是你 安排的?家里的那些事,都是你解决的?还有外头这些骑兵弓手,也都是 你的人?”

裴行检微微点头:“那些门客的确是我安排的,暗地里还布置了另外一 些人,毕竟你们身边得用的人太少,我不放心。不过外头那些,我怎么养得 起这么多精锐? 一多半是方家的亲兵。是我听着风声不对,特意向他借 的,没想到……”他自嘲地笑了起来:“云娘说得对,我就是个傻子。”

“其实那次在邸店的时候,我差点就忍不住去见你了。看着这三年来 的局势变化,我越来越明白当日你为什么会那么决绝,也越来越明白李公 当初为什么会劝我在恩荣极处放手、仁义尽时回头。我真的想回来了,可 听了你和崔夫人的那番话,我怎么还有脸这么做?这么多年了,你一个人 背负了那么多东西,你宁可自己忍受煎熬,也没骗我哄我去做过任何事。 我呢?最后我却错待了你,委屈了你,我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他伸手抚 摸着琉璃鬓角的内发,眼里满是痛楚怜惜,“琉璃,是我对不住你。”

琉璃心里又酸又软,笑着摇了摇头,泪水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你 胡说什么,我哪里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煎熬?你还不知道我?我胆子太小,生怕弄巧成拙,所以才什么都不敢说’不敢做。不过老天有眼,你看,咱 们还不是在一起了? ”一天也好,一年也好,他们总算是在一起了!

裴行俭伸手轻柔地擦拭着琉璃的眼角,眉宇间的阴霾渐渐消散,脸上 的微笑也越来越暖,半晌才道:“是,咱们还是在一起了。”

两人相视无语,突然间,帐外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哨音,裴行俭回过神 来,哑然失笑:“我怎么忘了他们! ”他牵着琉璃,转身走到帐外的空地里, 向高处挥了挥手,山崖上立时响起了两声短促的哨音,一排排人影随即消 失不见。营地里的突厥人愣了片刻,齐声欢呼起来。

“阿爷!”

延休不知何时已和云伊母女一道走了过来,见裴行俭回头,他冲上两 步,张口似乎想说什么,却猛地跪了下来,伏地行了一个大礼,起身时,眼睛 已有些红了。

裴行俭上下打量着延休,神色也有些激荡:“四郎,这几年你做得很好, 比我想得还要好!”

延休脸上似哭似笑,停了片刻才闷声道:“阿爷,您的身子好些了吧?” 裴行俭点了点头,瞧着延休眼睛越来越红,又笑道:“对了,今日之事你 可不许告诉你那位师傅,不然还不得让他得意好几年?”

延休呆了一下,还没开口,一旁的云伊巳插嘴进来:“他不说就不说,难 不成这世上只有你家四郎才长了嘴?”

琉璃吃了一惊,回头看着云伊。两人下午巳说了半天的话,她自然知 道,念玉的父亲几年前就过世了,不过那时云伊还没说要去洛阳,怎么听这 口气她眼下竟像是已拿定了主意?

云伊脸上微红,却是满不在乎地扬眉笑道:“你们以后都能到处走了, 我怎么就不行?再说念玉也大了,我这做阿娘的,难道不该带她去中原开 开眼界?”

延休悄悄抹了袜眼睛,笑着帮腔:“正是!明年等我回了洛阳,定会带 姨母和妹妹到处好好去看--看。”

琉璃不由恍然,难怪延休这次能如此轻易地联系上云伊,大概这本来 就是麹崇裕交给他的任务吧?如今慕容仪决定远走,麹崇裕在家族和朝堂 里又是地位超然,他的确不用再压抑自己。而在云伊的心里,其实也从来 都没有放下过他……她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叹道:“你们开心 就好。,’

裴行俭走到她的身边,在长袖下握住了她的手’眼里满是温柔的了然。 琉璃只觉得一股暖意从指尖流到心头,脸上不由露出了微笑。

云伊夸张地叹了 口气,拉着念玉转身就走:“走吧走吧,咱们可别碍眼 了 ! ”走出几步,又回头招呼延休:“你还杵在那里做什么?难道你家阿爷 还能再跑了不成?”

延休“啊” 了一声,尴尬地摸了摸了头,欠身笑道:“儿子告退。”

琉璃脸上发热,忙往回抽手,裴行俭却不动声色地扣紧了手指,带着她 往营地外走去。琉璃忙低声道:“快放手!你这是做什么,也不怕别人认 出你?”

裴行俭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认出又怎样?在西疆,如今好些人都知 道,有个闲人邓九,除了年纪有些对不上,跟已故的裴将军竟有**分的相 似,因此,裴家故人们对他都是格外照看。”

啊?他这招还真是……琉璃又是惊讶,又是好笑,转头看着他,心里突 然一动,如此说来,以后他以这个身份留在她身边,好像也不会让人太过疑 心。如今随着薛怀义出入后宫,洛阳贵妇养面首简直蔚然成风,就算有人 发现她身边有个“酷似亡夫”的男子,也根本不算什么。只是这样一来,会不会太辱没他?

裴行险柔和的目光仿佛一直看进了琉璃心底:“你忘了?世间再无裴 行俭。他能做的事都做完了,日后就是面对恩师面对先帝,也是问心无愧。 你和李公是对的,天下之事终有定数,只要尽力而为过,便没什么可遗憾。 如今的我,不过是西域道上的邓九,是陪你画遍天下山水的人。琉璃,你是千年之后来的人,这一世,我总要陪你到百年,至于别的事,我都管不了,也 不会去管了。”

琉璃怔怔地看着他,他果然什么都听懂了,所以他知道大唐终究会有 自己的命运,不是他们可以改变的,所以他真的可以放下一切……“世间再 无裴行俭”,这曾是她心底最深的伤口,此刻却动听得令人沉醉。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走出营地,顺着刚刚被人踩出的小路,走上一块沙 丘。黄昏将至,淡淡的暮色将雪地染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泽,在他们的身后, 魔鬼城那些大大小小的丘壑变得安然静谧,仿佛是白色画卷上的一笔笔墨 痕。而在更远的地方,在荒野的尽头,一轮月华不知何时巳悄然升起’将这 片雪原映照得愈发沉静。

不知怎地,琉璃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看到过的几句话—— 我喜欢将暮未暮的原野, 一切颜色都已沉静,而黑暗尚未来临;我也喜 欢将暮未暮的人生,所有的故事都已定型,而结局尚未来临。

她在心里默念了两遍,身上突然一暖,却是裴行俭从身后揽住了她,低 声问道:“又想起什么了?”

仿佛应和着这一问,山丘下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却是突厥人已点起一 堆堆的篝火,洒杯肉盘,正不断被送了上来, 一个尽情狂欢的不眠之夜就要 拉开帷幕。

琉璃反手梶住了裴行份的手掌,微笑着看向了远方:“没什么,我只是 很欢喜。”这样的黄昏,她很欢喜。 大唐明月大结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